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关于Mr·Curly的三十天挑战

DAY13:他最不一样最突破极限的作品——《Roger Dodger》

DAY15:他目前为止拿最大奖的作品——《The Social Network》

把这两个选项拿出来一起说,是因为近一年来我极其主观的想法,以至于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为此要自以为是地长篇大论一番。

关于杰西“最不一样最突破极限的作品”,我思绪良久是因为就像艾伦索金说的:“一个剧本的第一页仿佛横跨生死。”这是让所有创作者望而却步又勇往直前的悬崖,如同中国古语,万事开头难。因此我选《震撼性教育》,因为这是杰西认为的,他的独立业电影之路的开端,他颇为感激。

又因为在面对尖利且不友好的恶意中伤时,比如“自《社交网络》之后那个卷毛演得所有角色都跟复制黏贴似的。”这种话,我与其说懒得反驳,不如说我承认杰西的角色有很多相似性。但我绝不认同这种论调,因为这是对杰西诸多部电影作品不公正地诋毁和轻视。

杰西在《吃鲷鱼让我打嗝》的序言中打趣说他的剧本无论是《亚松森》《修正主义者》《战利品》都是在讲“自恋的美国人”,他也曾很坦诚地说并不是特别在意角色的相似性,因为怎么可能有百分百相似的人物塑造呢?

话是这么说,但DAY13的议题的确让我焦虑,但我焦虑的原因归根结底是“今天观众为什么没被这句台词逗笑呢?”“因为这次你要的是笑点,而不是口香糖。”(解释见图一)

这就要说到DAY15的议题了。今年,或者从去年认识到艾森伯格先生之后,我显然长时间地被“要笑点”这件事绑架了。我会觉得,奥斯卡很好学院奖很好,它们亮闪闪的可以让杰西在名利场的杂志上站C位,27岁提名奥斯卡影帝,多么不可多得啊!

然而“为了追求奖项而演戏”是彻底的本末倒置。一年来我焦虑得咬牙切齿,因为我开始追求并希望杰西演更多“有突破性的角色”“和有名的编剧导演合作”。追本溯源,杰西的作品被我量化了,我并不是单纯地欣赏他的作品。

并不是说奥斯卡或任何一个奖项不值得追求,奖项的价值对于演员的肯定是重要的,关乎职业生涯。我有段时间会说独立业不错,像是一种“以退为进的冒险”或“极具资本的任性”,铤而走险食不饱腹的独立业,可能获得剑走偏锋的菲林簇拥,也可能默默无闻到退居幕后。我不仅量化奥斯卡,我还量化独立业,多可怕的怪圈。

对,这期间我无视杰西更愿意自己写完剧本和三五好友分享朗读,也无视杰西再三表明地对于名利的态度。我只是欲壑难填地希望有更多“社交网络”降临在杰西身上。

直到现在,我才会选择真真正正去听杰西说的话,就像他给所有试图表演或写作的人的建议:“如果你喜欢做某件事是因为它的本质,那你就该致力于此。”

接受这个论调是很容易的,真正去做到却非常难,真的非常难。

没什么大反响的独立业电影,制作投资上亿的商业片,或者一部经得起时间淬炼的作品,杰西都有参与。而我作为他的影迷,需要做的仅仅是带着尊重的态度,去感受他的演绎。

沃尔科特曾写说“终有一日,你将满心欢喜恭迎自己的光临,在自家门前,自己的镜中,双双展颜于彼此的相迎。然后说,坐吧,请用餐。奉上佳酿,奉上餐点,奉还自己的心。”

或许在我这一年多“要笑点”的作茧自缚中,我最需要学会的,就是同杰西一样,奉还自己的心,而非让名利和虚荣饕餮了生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