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愿你如昔安好 愿我沉沦狂欢

Jesse Eisenberg


并非第一次对屏幕里的人怦然心动,于是也清晰知晓这似乎又是一场投射在空旷白墙的虚妄,契合着所有自己糅捻的美好。


我以为你是逾时不候的星辰,于是我忙不停歇地追逐仰望,让风呼啸过耳鬓,偶尔被星光轻抚更多时狼狈得满身灰尘。


我以为你是某种不可碰的美,究极一生终不可得,只餍足以灵魂;我也以为你是电光石火间的一根藤,桀骜不驯地坚持在逐渐歪斜的世界。


但当时光浸透,原来你不仅是星辰。


你仅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你是Jesse Eisenberg。


万千风花雪月无常世界,你仅是出现,呼吸生活自由旋转,悄悄照亮封闭黑暗的房间,携着善良温柔的光线。你仅是出现,在无人停留烟雾弥漫的火山口,悄悄生出一朵倔强缤纷的花,灰色中跳跃的蓝。


你仅是出现,便是我的、他的、她的。彩虹、流年、蝴蝶、永恒、宇宙、浩劫、云淡风轻、艰苦卓绝。


你诞生,于是万物才诞生。


你爱了,爱才变幻成万物,让我们流连忘返。


那么、亲爱平凡的Eisenberg先生啊,愿你如昔安好,愿我沉沦狂欢。


生日快乐!





(生日当日写给卷的,然而LFT格式错误,重新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