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我有痛快过 你有没有

早知解散后 各自有际遇做导游


我给这位朋友编号24,后来再不联络想想还是因为三观不和。相处在一起本是因为些许兴趣相投,但总归出身阶级成长环境不同,年少总是不畏世事,带着天真的残忍,和她友谊诸多波折也有六年。


她总是柔弱爱哭我又沉迷扮演骑士,我既看不惯她堕落沾染生活恶习,年少又只会拿道德说事以为这世间只有道德方可衡量一人;怕许久不联系的夜晚会接到警察电话说她被情杀,她与我相处那几年,我竭尽全力也也拉不住她奔向社会边缘,思来想去也知晓我在她心中分量几何。


时隔多年再想起她,内心已无波澜,只依稀记得在青岛海边给她拍照,她站在海里微微歪头,显得有些拘谨。可能她在我身边,总是拘谨。


她说我从不跟她说“我”,她习惯依靠我,以前依靠她姐姐,后来依靠我。懒散一如我本人,当年竟也尽心尽力吃穿住行照顾她许多年,也真的以为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可惜时间越久鸿沟越不可忽视,没有不和怨怼,只是世事变迁际遇皆不同,靠消费少时情谊兑现此刻相伴,已是入不敷出。


到最后,她再不是我朋友,我也不知她如今何处;此刻想来连惋惜都没有,遇或不遇这一人,不增酸甜不减苦咸。


实实在在踏入过我宇宙 即使相处到有个裂口


这位女生编号13。说来我偏唯物却也不得不承认世间大概真有所谓缘分,只是初见我与她便亲昵。她作为一名真正的现充,是所有人都会喜欢的那种女孩,一袭长发笑起来总是甜。


我性格恶劣过分尖锐,拿走身上棱角又不如死去,她宽容大量也一昧圆融待我。可惜我与她相遇的时机正是人生兵荒马乱之际,刀光剑影混破天穹,交心却是极为困难的,隔着一个不大不小不痛不痒的裂口。


反省自己又刻薄又带着不知从基因还是哪个爱过的人那里沾染的恶习,偶尔与她赖在一起,却是感到寂寞。坦白来讲,我的宇宙被瘟疫侵袭,我看着一片片荒芜的麦穗束手无策,是没有办法向她求救的。


她在裂口那一端,自然而然拦截了我的天崩地裂山洪海啸,自然而然也接收不到我的柔软浪漫至死不休;她戏称我总是在天上飘,我只好无辜傻笑。竟不懂究竟是什么阻挠,就是没法跟她叙述我的太多,那个辉煌庞大又闪着微弱光亮的小小宇宙:里面有星星闪烁,有编号11的眼泪和微笑,编号05的尖刻讽刺,这个人的拘谨慌张,那个人的酒窝和发梢,光怪陆离、有血有肉。


我们总是相处得很好,我也尽量劝诫自己收起棱角平和待人,然后再读一遍说话之道。


只是在某个又相聚到片刻寂寞的时候,我望着裂口处灌着的风,怕久而久之和13号女生,沦落为酒肉朋友。


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 保守至永久


我的邮箱时常被Facebook塞爆,而她的邮件我永远保留不会删除,这里暂且叫她7号女生好了。


是很多年前的邮件,当时我们莫名其妙地冷战,然后她发邮件给我,此时都想不起究竟为何事会删除彼此社交账号却只留邮件。


索性皆大欢喜,至今仍旧是朋友。


大概我的所有矫情坏脾气任性黑历史都统统倒给了她,从当年的企鹅到后来的短信至现在的微信,一来一往已是近十年。我们天各一方,在深圳时想着给她发短信,跟她讲我们现在距离大概333公里,而那已是我离你最近的距离。


少时总以为她的婚礼我会到场,她真结婚了我却连请假的机会都没有,又怕出现得太贸然唐突,彼此尴尬。但知晓她结婚,却还是震惊了我许久,好多天后仍觉不真实,以为发梦。


哦,她结婚了。


在那个巧妙的节点我怨气横生,她闷声不吭结了婚,其中是甜蜜是酸楚我也无法揣摩,只能是朋友,全心全意祝福和尊重。偏偏那个节点又得知我人生导师为人父,庆贺之余无措得跑到酒馆喝酒,是哭是笑都没有立场,祝福的句子写了很多,心里还是酸楚,哭都不敢天崩地裂只能埋在袖子里闷不吭声,仿佛全世界失恋最痛。


其实对7号女生,对人生导师,我当真没有埋怨。我愿用我一生去祝福他们平安美满。只是这几人也曾站定不婚主义的立场,洒脱又自由。而结婚了,生子了,我撑着不婚的旗帜孤军奋战,从笃定到颤抖,大风吹进领口,有点冷。


时间久了她和她老公磕磕绊绊相处甜蜜,人生导师的幼孩又看得我内心柔软泛滥,也只好认了,都是真心实意爱过的人,哪舍得责怪苛求。


当年寄给7号女生的信件、礼物、手账,我总和她笑称待我死后记得烧给我,这几十年就先寄放到你那儿。她俏皮地说才不烧,搞得我年少灵魂的碎片寄存在她那边,隔着2000多公里,偶尔不安,更多是笃实。


总怕因婚姻我们彼此越少话题不再热络,十年情谊也不甘愿越走越远渐渐生疏,做最坏打算若当真走到分离的路口,也记得这十年相伴的眼泪欢笑,愚蠢认真。


7号小姐喜欢杨千嬅,我不听杨小姐的歌,一直找不到契机去了解这位歌手,只知道林夕最爱她。黄伟文给杨千嬅写《最佳损友》,说这么多年或许他祭献给杨小姐的词,杨小姐内心是看不上的,但那已是他的竭尽全力,他以为的好友恐是客套恭维,一厢情愿。


这首词道尽世间友谊,起承转合,相知相离。他写了这首词,给陈奕迅唱,杨小姐听到后,把车停在路边哭。


我便悲观想,世事无常我又颇爱消极抵抗,时至今日已是不敢大言不惭,承诺一辈子的年龄。我和7号小姐的以后,最差的结局,也不过是“来年陌生的,是最亲的某某”。


总好于,那日我没有,没有遇过,某某。


http://music.163.com/#/m/song?id=65800&userid=92301172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