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LumosMaxima 08

LumosMaxima


标题:LumosMaxima


配对:Arthur/Merlin


分级:大概会有到NC-17的一天


说明:HP设定,校园恋情。纯属割大腿肉喂自己糖吃,保证HE。


前一章请戳LumosMaxima标签


—————————————————————————————————————

LumosMaxima  08


杰克寒霜过早地莅临霍格沃茨,黄昏时分塔楼挤满了四处飘荡的幽灵,Merlin快步走向八楼的有求必应屋,中途不慎撞上几名成群结伴的斯莱特林姑娘,招致了些许嗔怒怨言,他满含歉意地说着赔礼之词,领口紧束的纽扣把他的紧张忐忑封锁地滴水不漏。


金发的格兰芬多双手环胸,身旁空白一片的墙壁便是有求必应屋的入口,他低头望着自己的红肿手背出神,烛台上的火焰摇曳着他低垂的眼眸,睫毛在眼睑处投下阴影,神情是Merlin不曾熟悉的严肃。他走进他,轻咳一声试图打断对方的沉思,手伸进口袋踌躇该如何开口,他们昨日还对彼此冷战的状态达成了空前一致。


“你来了.....”抬头望向Merlin,谨慎地环顾四周之后,Arthur沉思片刻,原本空白的墙上出现了造型古朴的厚重大门,驾轻就熟地握住把手拉开,一间教室跃入眼前。


“我以为今天补习魔药课?”随着大门的关闭,教室变得灯火通明。Merlin看向教室里的黑魔法探测器与照妖镜,目光扫过防御用的傀儡与厚实的坐垫。


“是的,是应该补习魔药课。但今日的变更事出有因,我不得不考虑如何通过Tristan教授的举荐。而一切都发生的水到渠成,Gwaine逮到了一只博格特,这使我意识到对此或许我该充分利用。”Arthur走向教室的角落,拖出一个不断震颤的巨大木箱。


“充分利用什么?”Merlin目不转睛地盯着木箱,感到脖颈上的领结越发束缚地使人呼吸困难。


“博格特!我想你应该充分了解博格特的属性,它们对于玩弄人类的恐惧乐此不疲,而我们可以稍加利用,以此来练习守护神魔咒。”坚定的眼眸望向Merlin,在Gwaine释放博格特后Arthur就想到了这项计划,四年级时他就从书中接触到守护神魔咒,并对此心之神往。假若他可以成功施展守护神魔咒,那么想必黑魔法防御术Tristan教授的举荐就唾手可得。因此在Gwaine把学校弄得人仰马翻之后,他把本该归还给盥洗室柜橱里的博格特藏到了有求必应屋。


“不,你这是在铤而走险!守护神魔咒即便是成年巫师也很难施展成功。想想Gwaine在释放博格特后造成了怎样的后果吧,况且你怎么能保证博格特一定会变成摄魂怪?这是在有求必应屋,如果释放博格特后的状况我们无法应对,那就等同于让自己陷入险地,求助无门!”Merlin上前拉制住Arthur意图释放博格特的动作,目光灼灼地瞪着他,希望他收回念头。


“博格特一向敏感,它能准确嗅出我的恐惧方向。而我只需尽力回想摄魂怪就行了....你阻拦是因为害怕了吗Merlin?”Arthur露出尖锐的虎牙,略带戏谑的笑容使Merlin怒火中烧,他讨厌这个格兰芬多的一意孤行狂妄自大,就像是只傲慢愚蠢的幼狮卖力摆弄着利爪与獠牙,却丝毫不设防猎人处心积虑布下的陷阱。


‘幽谷的孤魂声嘶力竭地歌唱,它的降临尾风般隐秘而狡诈,死亡之河在手心流淌,世界消逝的无声无息,沦陷于至深的失明与死亡。’儿时诵唱摄魂怪的歌谣在Merlin脑海中回荡,他生来便在魔法世家,摄魂怪就像是麻瓜世界里小孩床下的幽灵,衣柜里的诡笑,不听话时大人严厉的恐吓与警告。承认害怕摄魂怪并不可耻,任何人的灵魂都惧怕它阴冷潮湿的吻。


“没有人不害怕摄魂怪,你太急于求成了!我认为还是练习无声咒会更好,或者其他缴械咒。”坚持着自己的立场,Merlin拽着Arthur的衣肘,另一只手握紧口袋里Arthur的魔杖。


“不试怎么知道一定不行?况且它再可怕也不过是一个博格特,如果到时候我应付不了摄魂怪,就你来。”挣脱开Merlin的钳制,Arthur振振有词弯腰准备释放箱子里不安分的博格特。


“放弃这个念头,Arthur·Pendragon!”抽出魔杖Merlin语带颤抖。Merlin不明白Arthur·Pendragon为什么一定要鲁莽地以身试险,他为什么就是该死的不明白今天对自己来讲非同寻常?不要节外生枝,他只想顺遂的补完课然后去参加Freya教授的忌辰晚会。


“你在尝试拿着我的魔杖攻击我?Merlin·Emrys,你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愚蠢!”面对严阵以待的Merlin,Arthur未有一丝胁迫之感,他毫不在乎地站在Merlin面前,等他说出咒语。


Merlin窘迫地站在原地,拿着魔杖的手臂微微颤抖。他知道自己拿着Arthur的魔杖还妄图攻击魔杖主人基本是徒劳无功,事实上这些日子和Arthur魔杖的磨合并不愉快,他的魔杖如同魔杖主人一样火力十足,难以控制。Merlin还是喜欢自己的魔杖,温驯并且灵巧,可它现在正别在Arthur的裤腰里纹丝不动。


最终,他放下魔杖妥协:“只能练习一次!”


“哈!我就知道你对于守护神魔咒也有征服的欲望!”语气透漏着兴奋,Arthur掏出裤腰上的魔杖走向木箱。


“等一下!”Merlin再度拉住Arthur的衣袖,灰蓝色眼眸闪现出急切仓遑。Arthur一语中的,他的确对守护神魔咒心存渴望,哪个巫师能拒绝靠自己的能力击退摄魂怪,并使魔杖末端出现专属自己的守护神?迎接上Arthu不耐烦的目光,Merlin想如果自己再阻挠下去可能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只上蹦下调的白鼬,可他还是坚持说到:“起码把魔杖交换回来,我们不能使用对方的魔杖练习守护神魔咒。”


Arthur用怀疑的眼光审视了Merlin几秒,他知晓施展守护神魔咒必须使用自己的魔杖,可他不确定把魔杖还给Merlin后迎接他的会不会是‘一忘皆空’或‘昏昏倒地’。察觉到Arthur的怀疑与谨慎,Merlin低哑着嗓音无可奈何地保证:“放心,练习完毕后魔杖我会换回来的,既然我已经答应了给你补课。”


Arthur下意识地摩挲着魔杖杖柄下印刻的绝音鸟纹章,一阵迟疑后物归原主,并对交还魔杖感到些许的恋恋不舍,这样莫名惆怅的情绪使Arthur讶异非常,不晓得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然而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拿回自己魔杖的感觉犹如踏入故乡终于喝到日思夜想的热汤,转头凝望Merlin,他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哭了。握紧魔杖,Arthur轻轻念着‘阿拉霍洞开’,随着啪嗒一声轻响,箱子被打开了。


起先是一团烟雾,但立马就变成了一个足有两米高的提现木偶,硕大空洞的眼睛一眨一眨发出咯咯咯的诡异笑声,被银线操控的四肢以及其怪异的姿势扭曲舞动着,Arthur耸了一下肩膀,挥舞起魔杖念到“滑稽滑稽”。木偶就变得只有指尖大小,开始在原地打圈左摇右晃。


“你看,并不一定会变成摄魂怪。”Merlin开口,试图说服Arthur放弃计划。


话音刚落,一个带着头巾的面孔就朝Arthur扑来,摄魂怪用它那腐烂结痂枯枝般的消瘦手指抓着残破不堪的斗篷,彻骨地寒冷向两人袭来,教室四周的灯光摇曳了几下就熄灭了。Merlin感到呼出的气体凝结在眼前,湿气与寒冷穿透皮肤直击他的五脏六腑,周身仿佛浸泡在彻骨的深潭之中,耳边划过水流的冲击.....


“ExpectoPatronum!”Arthur举起魔杖,魔杖末端出现一缕银色气体,但只在空气中游荡了数秒便消散无踪。摄魂怪向他慢慢走来,寒冷如同蚕蛹包裹住Arthur,他的手指冰凉而心脏好似被千斤的石锤击打,震耳欲聋。教室漆黑一片,Arthur辨识不清慌乱地挥舞魔杖,惊觉自己被人拽住脚踝不断地往下拉,失重感与头痛欲裂纷至而来......


开战的号角声与马蹄声山鸣谷应,门槛上横着尸体,处处是飘忽的鬼魅幽魂,血泪淋漓的白眼幽灵携带凄厉可怕的梦魇制造混乱,凄惨的尖叫不绝于耳。妇孺们瑟瑟发抖地躲在高耸的城堡之中,身着甲胃的勇士们结伴成行高举火把,死亡的腐朽之气漂浮在吐息之间,Arthur正想探究为何华丽的城堡会瞬间荒无一人,下一秒便身处简陋阴寒的石屋。他看到有两人蜷缩在暗处,想上前询问却被两人的谈话打断。


“我一直以为换一种情况,我们会成为好朋友。如果你不是这么傲慢,自大,像个傻蛋。”男孩带着浓重的鼻音说到。Arthur努力眨眼想看的更真切,男孩的声音他似曾相识。


“据说佛晓之前最为黑暗....”另一个声音响起,Arthur如坠冰窖,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那是自己的声音!他顾不得冻的僵硬的手脚,拼命往前跑了几步试图弄清真相,可这时白色幽魂狰狞着面容直直地朝他的方向飞来。


另一个自己拔剑欲上前搏斗,他身旁孱弱的男孩却把他推开迎上前去。诡谲的幽灵冲击着男孩的身体,而另一个自己愤怒地惊呼“Merlin!NO——————”幽灵完全浸透那纤弱的躯体,男孩在空中僵持了一会便被狠狠摔向石墙,身躯穿过Arthur的。来不及惊诧,下一秒Arthur就见到几位身着甲胃的勇士拿着火把驱赶了狂啸的幽灵,而同样身着甲胃披风的自己则满脸惊慌与悲伤,Arthur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露出那么脆弱的表情。


随着另一个自己的目光,Arthur回过头去,瞬间感到心脏被人狠狠揪扯,恐惧无所顾忌地扇在他脸上,痛苦在他体内肆意凶恶——————满脸寒霜的Merlin彷如死去般瞪着他空洞的眼眸。


眼见Arthur的身体瘫倒在地板上,Merlin急切地冲上前去施展守护神魔咒,无论呼喊多少遍咒语可他的魔杖却连微弱的气体都不曾出现,Merlin渐渐力不可支,他的手垂了下来魔杖掉在地上,困乏又瑟瑟发抖,他只想阖上双眼睡个天昏地暗......膝盖着地的疼痛使他清醒了几分,他望向一旁昏迷过去的Arthur,摄魂怪正亦趋亦步地朝他靠近,腐臭的双手开始触碰他的金发.....


拼尽全身气力把地上的Arthur推开,摄魂怪在Merlin面前踌躇了一会,在他面前变成了宁静的绿色湖泊。Merlin不懂博格特变成一片湖有什么恐怖,他伸出魔杖默念‘滑稽滑稽’,湖泊便一股脑地被抽水马桶抽走,未等博格特再做下一步变幻,Merlin就颤抖着膝盖踉跄走向木箱,把它关了进去。


Arthur倏地睁开他水蓝色的眼眸,恐惧还显而易见地停留在他的脸上。


“你还好吗?”把Arthur从地上扶起来,Merlin亦是汗流浃背,魔杖一挥教室里的灯光又恢复了光亮,温度也渐渐回暖。


Merlin灰蓝色的眼眸还有一丝惊魂未定,那对可笑的大耳朵依旧红彤彤的,睫毛上挂着汗涔涔的水汽,脖子上的领结歪曲着。回忆起方才Merlin满是寒霜将死般的可恐面容,Arthur觉得没什么比现在更好了!他深深凝视着Merlin,似乎在极力确认他还一切如常,许久,Arthur沙哑着声线开口:“不得不说,再次见到你真好,Merlin。”


被Arthur突然放软的态度搞得有些不知所措,Merlin挠了挠他卷曲的黑发,他本来有匹敌霍格莫德村那么大的怨气要向格兰芬多发泄,对于摄魂怪对于他不计后果地释放博格特。可面对Arthur真诚而热切的注视,他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视线黏着在自己的皮鞋上,那个腼腆又不善言辞的Merlin占领了上风,最后他只用带着埋怨的眼神望向Arthur,仿佛在说:“是啊,如果不是你擅自释放博格特,还觉得可以防御摄魂怪的话,那一切真是再好不过了!”


“你一定觉得我傲慢,自大,像个傻蛋。”Arthur眼睛笑盈盈的,对Merlin投掷过来的埋怨没有感到一丝不高兴。


“一字不差,Arthur·Pendragon。”Merlin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和Arthur心有灵犀了,不过这的确就是他对Arthur的评价,还要加上一意孤行、固执偏执与控制狂晚期。但等他说完,两人就不约而同地笑起来,像是对劫后余生的喜悦,更像是冰释前嫌后的放松。


“这个举动的确傻气十足,如果不是最后我制伏了博格特,后果不堪设想,得到Tristan教授的举荐一定有更好的方法,但绝不是这个Arthur。”Merlin说完才发觉自己的口气像Gaius教授,总是带着那么点语重心长。他把自己的魔杖在裤子上蹭了蹭,杖柄被手心的汗液弄得黏兮兮,他把魔杖伸向Arthur面前,有点留恋魔杖温润的手感。


“我想是的,我们会找到更好的办法来应付院长举荐....而且我敢保证这件事一定不会比你的领结更傻气!”如果不是对Merlin魔杖底端的绝音鸟纹章心存疑问,Arthur甚至不打算要再交换魔杖了。Merlin或许古里古怪,但他是一个守信的人,Arthur相信即便没有魔杖的要挟,他也会辅导自己直至取得四位院长举荐。可纹章的谜底还模糊不清,他需要些时间....于是他伸手接过Merlin的魔杖,把自己的魔杖交给他。


“我的领结才没有傻里傻气!”伸手整理着歪曲的领结,Merlin有些惊慌地看向自己的行头。为参加Freya教授的忌辰晚会他特意准备了白衬衫与领结,可他没有更多银币可以买马甲或西装了,索性裤子与皮鞋还不算特别旧,(不过他们现在脏兮兮的了,Merlin默念‘清洁一新’才使它们恢复原样)第一次参加Freya教授的晚会他不想让自己显得穷酸粗鄙。用游移的眼神瞄向Arthur,他可是对火车上Arthur的行装记忆犹新。整洁得体的定制西装,做工精致的衬衫与没有一丝褶皱的皮鞋————尽管此刻的金发菜头穿着皱巴巴的格兰芬多斗篷,衬衫纽扣还显然系错位了。


“真的....挺傻?”考虑到Arthur在麻瓜世界对衣着的品味不凡,Merlin犹豫再三后开口征求意见。他平常在家习惯于T恤牛仔裤,并且钟爱帆布鞋,不是说这些服饰在麻瓜世界很流行吗?


走向黑发男孩身侧,Arthur察觉到Merlin比自己矮了几公分,白皙光洁的额头恰巧在自己的眼睑处。如果说麻瓜世界唯一给Arthur留下了什么,那就是浑然天成的贵族气质与聛睨一切的自信态度。他当然可以一眼看出Merlin的身家几何,不过身外之物从来不是重要的,起码Arthur认为不重要。


“不戴这个就不儍....别把领口第一枚扣子也系上,解开它。”手伸向Merlin的后颈,Arthur把领结拆卸了下来。反正既没有马甲背心又没有西装,Arthur倒认为还不如随意些来的自然。


Arthur的呼吸扫过自己的耳朵,Merlin笨拙地不知手该放在哪里,只能放任Arthur把他精心准备的领结拆下来,然后手忙脚乱地尝试解开第一枚扣子,并真心希望不会因为解开扣子而让Freya教授认为自己不修边幅。


只穿着衬衫与黑色西裤的Merlin看上去还是有那么点呆愣,不过总比突兀地戴着黑色领结要好的多,Arthur颇为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开口:“你好端端戴领结干嘛?你今晚说有什么事要取消补习来着?”


自然不能把参加忌辰晚会的事说出去,Merlin找借口搪塞:“我今晚得应付算数占卜的作业,而且我以为麻瓜们热衷戴领结呢!”不自然地扯着慌,Merlin看向手中的腕表,梅林的胡子啊!都已经这个时间了!


“我得赶快回去了,今晚的作业真是太多了,明天见!”不能再耽搁一秒,Merlin急躁地把魔杖塞进裤子口袋,不理会Arthur接下来的回答,便心急如焚的向门口跑去。Freya教授的忌辰晚会早就开始了,比起行装出错迟到才是最失礼的。何况忌辰晚会可是在城堡西侧的塔楼上,离这里还远得很呢!


“你跑的就活像是个Cinderella,Merlin!”看着Merlin匆匆忙忙跑向有求必应屋门口,Arthur怀疑他会不会掉下一只皮鞋来应景。只是算数占卜课的作业而已——————他的古代如尼文作业还堆在床底下没动呢!


等Merlin离开了有求必应屋,Arthur转头看向锁着博格特的木箱若有所思,毫无疑问怪异的幻象今晚又出现了,却并不是在自己碰到龙蛋之后,而最让他诧异的是居然在幻象里看到了自己与Merlin!Randolph校长曾说这幻象即是过去又可能是未来,思及至此Arthur的心情变得沉重,幻象里Merlin濒死的凄惨面容还犹在眼前,倘若这是未来那么迎接Melrin的难道会是死亡?可想到幻象里两人的装扮,身着甲胃手持长剑的自己怎么看都像是中世纪的打扮....那么....就是过去了?Arthur无法找到答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论过去还是将来,那个傻瓜拉文克劳与自己都注定要纠缠在一起了。


今晚回到休息室,他得好好利用冥想盆。



TBC

1.我真的意图尝试在这个故事里让小王子背负更多,而不是梅子。

2.灰姑娘梗是我的恶趣味

3.二瑟才没有那么混蛋,他就是个傻蛋而已,有点骄傲却很温暖。

4.字里行间藏了点刀,如果遗漏了也没什么,反正是刀。

5.请评论!!!!!!!!评论是填坑的最大动力!




评论(2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