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LumosMaxima 07

LumosMaxima


标题:LumosMaxima


配对:Arthur/Merlin


分级:大概会有到NC-17的一天


说明:HP设定,校园恋情。纯属割大腿肉喂自己糖吃,保证HE。


前一章请戳LumosMaxima标签


—————————————————————————————————————

LumosMaxima 07


送信的猫头鹰俯冲着穿过礼堂,把羽毛上的雨滴泼洒在每个学生头上,阴冷潮湿的天气让所有人怨声载道,Arthur匆匆吃过早餐(甚至没注意吞下去的是奶油汤还是秋葵汤),便向Percival使了个眼色,两人往保护神奇生物课的教学区域走去。雨水顺着袖子滴到手背上,Arthur忍不住咧嘴,他的手背疼的厉害,昨晚在有求必应屋里对付的是曼德拉草,而他不慎被它的毒触手蛰伤了————都怪Merlin!他要求使用无声咒,自己才会手忙脚乱地被曼德拉草误伤。


“Arthur,无声咒是必须熟练掌握的,你得让无声咒变得和呼吸一样自如!况且你把曼德拉草弄伤了....”Merlin皱起眉头,思量着要如何向Alice教授解释与道歉,或者可以等曼德拉草痊愈了再送回去?可拉文克劳休息室没有适合曼德拉草养伤的地方.....


望着自己被毒液蛰伤的手背,Arthur气恼非常,显然他对面的男孩在意的是曼德拉草而非自己肿得老高的手背,尽管他也知道Merlin从Alice教授那里借来曼德拉草得之不易,可....可他总该稍微表现出一点对自己伤势的关心呀!


“是啊!无声咒对你而言的确是不可或缺的,这样你下次再施‘一忘皆空’的时候就不会被发现了。”说出口的话尖利刺耳,在看到Merlin变得阴沉的脸色时Arthur发誓他本意并非如此刻薄,但就是控制不住,


于是两人毫无意外地冷战了,今早在礼堂遇到吃饭的Merlin,他仿佛没看见自己似的专心品尝着无花果与蔓越莓汁,Arthur不懂松鼠储备粮有什么好吃的。


或许自己真该试着学习‘防水防湿’?甩了甩手背上的水珠,Arthur迈过湿润的草皮来到保护神奇生物课教授的屋子前,那是用多个巨大的石块垒起来的石屋,歪歪曲曲有三层楼那么高。保护神奇生物课的Gilli教授是个纤瘦的高个子,歪曲的鼻梁骨引入注目,总是穿着一件邋邋遢遢的马甲,不过待人和善大部分学生都喜欢他,但提及炸尾螺或格林迪洛就容易变得情绪暴躁。Percival敲了敲石屋的门,门上面挂着一个褪了色的石楠做成的风铃。


两人一大早来找保护神奇生物课的教授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因为格兰芬多学院这几日的风波,他们的好朋友,格兰芬多的击球手Gwaine闯了祸导致格兰芬多被扣除五十分。事件的罪魁祸首是梅林爵士团巫师选拔,众所周知,学生为这项赛事癫狂,而Gwaine便是那个首当其冲被赛事冲昏头脑的呆瓜。早在第一学年Gwaine就让他身边的人都清楚了他的梦想————成为一名傲罗,铲除黑巫师与藏污纳垢的魔法部。为此,Gwaine一直是黑魔法防御术课程最用心的学生,魔咒课与保护神奇生物课的成绩也出类拔萃,但他太急于求成,尤其在他无意间从废弃的六楼男生盥洗室里发现一只博格特的时候。


那是三天前,在赫奇帕奇与格兰芬多的N.E.W.Ts保护神奇生物课上,Gilli教授给他们介绍了特波疣猪,一种淡灰色擅长隐形的魔法生物,学生们因为它时不时的隐形东撞西撞,应接不暇。整堂课上的兵荒马乱,就连稳重的Percival也出了一身臭汗,气喘吁吁地扶着树干,他为了躲避特波疣猪的攻击奋力奔逃,但在末了还是被猪鼻子拱伤了小腿肚。而平日一向活跃的Gwaine却一整节课都心不在焉,在进行小组练习时干脆爬到了一课山杨树上啃起了苹果。


在Gilli教授宣布下课时所有学生都呼出一口气,离下一堂课时间还充裕学生们商量着回休息室冲澡,特波疣猪身上的气味活像是在书包里藏了三个月的湿毛巾,就在这时Gwaine从不远处拖出来一个左摇右晃的木箱。


包括Arthur在内,谁也不曾想木箱里装着一个博格特!早在1692年国际巫师峰会上,人们对于博格特的定义就进行了深入地讨论,神奇生物管理事物司认为该把博格特列为神奇生物,尽管它本身没有实体,但它也并非气体或魔法物件;而魔法部与国际巫师协会则支持博格特不属于动物的范畴,几百年过去关于博格特的定义与分类至今难以达成共识,两方派别各执一词,伯仲难分,其中Gwaine就是把博格特当做魔法生物的那一派。


在Gwaine打开箱子释放博格特时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赫奇帕奇与格兰芬多的几十名学生都还没散去,而博格特就更加迷茫了,它完全没有概念要变成什么样子吓唬人。这导致博格特一会变成绑着绷带血迹斑斑的木乃伊一会又是足有两米高的小丑,但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都绝对不讨喜,女生们被吓得惊声尖叫,特波疣猪也狂躁起来,不听话地到处乱跑,撞倒学生往禁林的方向跑去。狩猎场附近乱成一团,博格特还在不停地变化,张着大嘴发出凄厉地惨叫,皮肉不停往下掉,现在它变成一个阴森女鬼了!Gilli教授尝试制伏博格特,但他更需要把胡乱冲撞受惊的特波疣猪抓回来以防它们隐形奔跑对学生造成伤害。Arthur与其他同学也不停念着‘滑稽滑稽’,可博格特变化的速度太快了,他们完全不知道它下一秒会变成什么可怕的东西,而他们又该如何应对。Gwaine气急败坏地冲到博格特面前,博格特立马变成一条凶猛的巨蟒,吐着信子对Gwaine发出攻击。


“滑稽滑稽!”Percival挡在Gwaine身前大声吼道,一阵噪音后巨蟒全身都被系上了难看的土黄色围巾,把它裹成一个袜套似的东西,博格特左扭右扭啪地一声炸开了,Gwaine打开箱子把它装了进去。


一场风波就此停息,但Gilli教授大发雷霆,有三只特波疣猪跑进了禁林,并在隐形时撞伤了七位学生,其中包括三位赫奇帕奇。尽管Gwaine对此解释说只是想让Gilli教授知道自己单独抓住了一个博格特并且希望获得教授签名,但可惜弄巧成拙,非但没有如愿以偿还连累格兰芬多被扣除五十分,并关禁闭一个月以示惩戒。


Gwaine一直以为格兰芬多与赫奇帕奇关系不错,可事实并非他想的那般乐观,三位受伤的赫奇帕奇学生对Gwaine表达出的歉意不置可否,那天受到惊吓的女孩们一致向Gwaine采取了冷暴力,而格兰芬多学生的态度也不遑多让。他们十分恼火因为Gwaine的鲁莽行事而让学院被扣除那么多分,接连多天冷言冷语,连在礼堂餐桌上吃饭都离Gwaine远远的。就连Percival也对Gwaine没有好脸色,身为格兰芬多的级长他对被扣除分数一事歇斯底里,而身为Gwaine的朋友,他更气愤Gwaine抓到博格特的隐瞒和擅自行事,现在他一点都不准备帮Gwaine修改魔法史作业了。


如果想让自己的朋友度过这次难关,Arthur认为最快的捷径便是十月中旬的魁地奇比赛,只要Gwaine在球场上再次成为英雄,谁还在乎那被扣除的五十分?可现下棘手的是Gwaine被关禁闭导致他完全没时间进行魁地奇训练,这就是他和Percival来到保护神奇生物课教授的屋子前的原因,试图请求Gilli教授看能否延期或修改Gwaine关禁闭的时间。


拜访的结果令人沮丧,Gilli教授拒绝修改对于Gwaine的惩罚,Arthur在离开石屋时用受伤的手揉了揉眉头,缺少击球手的不完整练习,势必会使球员对Gwaine心生芥蒂。Percival拍了拍Arthur的肩,语重心长地安慰:“你尽力而为了Arthur,况且这对Gwaine也不是没有益处,总得有人让他变得成熟,他有时的确太自我了!”


嘴上虽是这么说,Percival却在当日恢复了与Gwaine的交谈,毕竟那个闯祸的可怜蛋现在可供交流的人也只有他与Arthur了。


“嗨,Will!”校医室里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药水味,Merlin把《第五元素:探索》放到Will膝盖上坐到床边。“笔记我都帮你整理好了。”


拜Gwaine所赐,Will就是被特波疣猪攻击的赫奇帕奇之一,他的伤势最严重,特波疣猪撞倒他后还对他进行了踩踏,导致他小腿骨骨折,脑袋也受了重伤裹着层层的纱布。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尽管学院不同Merlin还是肩负起了摘抄笔记与探望病情的责任。索性Will成绩优异,这一学期有五门N.E.W.Ts课程与Merlin的相同。把Will手中的《高级魔药制作》抢来,摞在他床头柜上算术占卜课书本的上面,Merlin拍了拍Will的肩膀宽慰道:“我刚才见到Beatrice夫人,她说你明早就可以出院了。”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我真是受够了每天都要喝增灵剂的日子,那味道连洗澡水都不如,喝完耳朵还会不停地冒烟!不过我的头还是有些疼....那个愚蠢的Gwaine!他害我错过了魁地奇训练,我今年好不容易才成为赫奇帕奇的找球手!说不定这是Arthur·Pendragon和他球队的阴谋!我受伤势必会耽误球队的练习,要知道今年第一场比赛就是格兰芬多对阵赫奇帕奇!”用手揉了揉裹着纱布的头,Will怒不可遏。


“我倒是不认为Arthur会蓄意做出这样的事,虽然他的确是个自大的混蛋。但据我所知Gwaine被Gilli教授关了禁闭,现在连格兰芬多都没有办法进行魁地奇训练了。这几日球场一直被斯莱特林霸占着.....我以为你会更早些时候出院,不过Beatrice夫人说她会晚些时候来照看你的伤势的。”帮Will把枕头拍的松软垫在他后背,Merlin从书包里把笔记本拿了出来。“这几日的笔记都在这里,魔咒课与高级魔药学,详细需要备注的我施了衍伸咒,方便你查询。”


“多亏你了哥们儿!但你真不打算跟我坦白吗?”Will接过笔记放在枕头旁,双手环胸靠在枕头上注视着Merlin。


“什么?我哪有什么需要坦白的!”Merlin不自在地摸了摸后颈,目光粘着在增灵剂的瓶盖上仿佛那吸引了他全部注意力。


“拜托,Merlin!我三岁就认识你了,你心虚撒谎的时候总是这个样子。我知道这学期你的课业繁重,又要帮Gaius教授的忙,但你绝不会忙到连和我见面的时间都没有。老实讲,你究竟在干什么?别拿泡在图书馆应付我,我几乎每晚都在图书馆,可一次都没有见过你!”Will精明地看着Merlin。


Merlin不知该如何对自己的好友解释从开学到现在所发生的种种。他相信如果告诉Will自己偷偷在给Arthur补课,他俩的友谊就玩儿完了!Will一直很排斥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也看不惯Arthur·Pendragon高高在上的行事作风。从小在魔法世界长大,Will有自己的坚持,他不太愿意同麻瓜家庭出身的巫师打交道,这点Merlin再清楚不过,如果不是因为这段期间一直同Arthur频繁接触,Merlin也会认同Will的看法与立场。


Arthur·Pendragon虽然是个混蛋,但Merlin觉得他没有Will所认为的那么糟。


“Will,事实上我来找你的目的是想知道你今晚能不能出院.....今天是Freya教授的忌辰,她说今年会办忌辰晚会,我希望你陪我一起参加,不过看样子Beatrice夫人今晚是不会放你走的。”强硬地扭转话题,Merlin玩着自己的手指目光闪烁。


“所以.....你这些日子一直不见踪影,是去找Freya教授了吗?”Will曲解了Merlin的回答,不可置信地问到。


“什么,不!当然不是!”Merlin慌忙否认,耳朵红的仿佛着了火似的。


“Merlin,我知道你很喜欢魔法史的课程,甚至我怀疑你是霍格沃茨唯一对魔法史课程着迷的学生了。但是....认真的?Freya教授?她的确很美,但她可是个幽灵!”Will激动地说,嗓音嘶哑。


“Will...不是你想的那样!”Merlin有些生气,但更多的是感到悲伤。他无力地辩解着,不知该如何澄清Will的误解,他的好哥们现在比知道自己在给Arthur补习还要情绪激动,挥舞着手臂试图劝解着什么,胳膊肘把《高级魔药制作》扫到了地上。


“不是我想的那样?Merlin,你骗不了我!从一年级开始,你就是永远坐在第一排听课的人,课上还时不时对Freya教授露出傻兮兮的笑容,一下课就魂不守舍,对待魔法史作业就像在谱写情书!现在要发展到参加她的忌辰晚会了吗?不要告诉我她只邀请了你一个学生!”


Merlin无言以对,确实前些天魔法史课程结束时,Freya教授向他提出了忌辰邀请。但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其他教师也会参加,Freya教授说过连校长也会光临!Will这样断言是偏颇的、无理的、可Merlin也找不出任何词句来反驳。


“Merlin,她是幽灵,况且她最少有五六百岁了.....我真的希望你可以透彻了解到这一点。”伸手揉了揉Merlin的头发,Will软下语气劝慰道,他的好朋友蔫蔫地耷拉着肩膀,表情显得既受伤又倔强。


“看来我今晚只能一个人去了....我先走了Will.....你好好养伤!”把地上的《高级魔药制作》捡起来放回床头柜,Merlin不再看Will担忧的目光,步履匆忙地狼狈逃出病房。


Will对Freya教授的偏见先搁置不管,眼下Merlin参加忌辰晚会最大的障碍,是给Arthur的补习。尽管他们才闹了别扭,并且就在昨晚Merlin盖着被子蜷缩成一团的时候还发誓,自己至少一个星期都不会再和那个菜头搭话。可惜实际情况是,他现在必须找到Arthur,跟他沟通取消今晚的私人补习!


“取消今晚的补习?当!然!不!行!”


这就是Merlin同金发菜头沟通的最终结果,他隐瞒了参加忌辰晚会的细节只说明自己有事要做,可看看那个菜头的反应,尖锐的虎牙发着亮光,湛蓝的眸子瞪得老大一副火冒三丈的模样,还嚣张地拿着自己的魔杖四处挥舞!


但起码,自己争取到把补习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


打上领结,Merlin无奈地安慰自己,希望可以赶得上Freya教授的晚会!


TBC


原本预计第7章高能,结果故事情节拖一拖高能就拖到了第8章。

因此,高能第8章见!

梅子的竹马与初恋都出现啦~~我爱Freya妹子!


二瑟的第一号情敌出现,道路且组长,二瑟情路坎坷23333


求留言求留言!


顺便猜一猜皇姐的情人是谁?猜对我私信你后面的小剧透哟!(具体来说不该叫剧透,但那该叫什么?)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