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LumosMaxima 06


LumosMaxima


标题:LumosMaxima


配对:Arthur/Merlin


分级:大概会有到NC-17的一天


说明:HP设定,校园恋情。纯属割大腿肉喂自己糖吃,保证HE。


—————————————————————————————————————

LumosMaxima 06




正如Mrogana所期望的,男孩们在霍格沃茨的第六年苦不堪言。Gwaine不再流连于各个女孩之间,而是埋头在写字台上完成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并致力于从霍格沃茨厨房的家养小精灵那里讨要更多的点心与烤鸡,就连偷偷到霍格莫德订黄油啤酒一事,Perciva与Arthur都一致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他们实在忙的不可开交,睡前可以喝一杯黄油啤酒是男孩们最大的慰藉。


“嘿!Gwaine,你不能总把格兰芬多餐桌上的食物带到寝室里来!现在大家的床上都飘着一股难闻的莴苣味儿!”Arthur皱着眉抖了抖他的被子,他讨厌莴苣,更讨厌即将和Gwaine一样,对付魔法史留下的足有半指厚的羊皮纸作业。


“不,王子殿下,一会你就会请求我给你莴苣吃了!”Gwaine嚼着枫糖浆馅饼嘟嘟囔囔,寝室现在只有他一个人,Perciva身为级长还在学校各处巡查,另一个室友则因为用错了魔咒导致自己的鼻子不断长出大蒜而送进了校医室。


“我向Tristan教授要了申请,明天魁地奇球场归格兰芬多所有,我们必须把新战术再演练一遍,据我所知赫奇帕奇那里新选拔的追球手技术不错。”Arthur拿着书坐到Gwaine旁边,眼皮重的仿佛上面站着一只巨怪。


巫师选拔赛点燃了学生们的热情,也进一步把人们对魁地奇比赛的期待烧得寸草不生,而有更多魁地奇球员坚持认为在比赛上取得好成绩,为学院争得荣誉可以离院长举荐更进一步。身为球队队长,Arthur常常是被球员们架着走进球场,他有责任带领格兰芬多取得胜利摘得奖杯,无关他究竟参不参加巫师选拔。这让他比任何一年都忙碌,他甚至准备了不同的本子来做笔记与摘录,前往图书馆更是成了家常便饭,不仅因为功课他还需要查阅更多关于绝音鸟的历史与传说。开学一个月,他几乎都是匆匆饱腹后就赶往魁地奇球场,球队并不总能获得球场的使用权,斯莱特林与其他学院也在争相抢夺。因此他们更多时候是在休息室里讨论战术(但这似乎让球队的男孩们更受女孩欢迎了,女孩称他们讨论战术的时候很性感),但无论是实战还是绞尽脑汁想战术讨论对策,都让人精疲力竭。


不一会,Perciva回到了寝室,也拿回了更多从图书馆借阅的书,亲眼目睹了魔法史作业如何把魁地奇队长与击球手折磨的惨不忍睹,双臂环胸最后大发善心地开口:“你俩的作业写完给我过目,我可以尽量给你们斟酌修改一下。”


然后他得到了Arthur递来的黄油啤酒与来自Gwaine油腻腻地在脸颊边的亲吻,对此Arthur露出了一个不忍直视的表情,而Perciva用纸把脸皮搓了又搓,巴不得给自己的脸施一个‘清洁一新’。Gwaine则毫不在意把羊皮纸全部塞进Perciva手里,叫嚷着要去厨房拿更多食物,便一溜烟地跑走了。


“嘿,你们猜我刚刚知道了什么消息!”把鸡腿烤火腿与蓝莓面包放到桌子上,Gwaine褐色的眼睛瞪得老大,神情闪烁。


“别卖关子了快说!”Perciva并不能帮全部的忙,Arthur暴躁地把羽毛笔使劲占蘸进墨水瓶里,努力憋出一句更新颖的句子来对付魔法史作业。


“刚才我遇到了Pansy,我想是我这几日太忙了没有理她,她很生气,说不定她就是在格兰芬多休息室附近转悠为了逮住我。她一见到我就大吼大叫还哭鼻子,我只好拼命安慰她。梅林的四角内裤啊,我从来不知道她那么爱哭哭啼啼,还好我最后哄住了她,不过她快把我的嘴咬破了!”Gwaine一如既往地张牙舞爪,还把红彤彤地嘴唇撅起来给Perciva看,来证明自己的确被咬伤了。


“哦?所以我在这里帮你修改作业,你却跑去和女孩亲嘴?”Perciva阴阳怪气地说,把Gwaine的魔法史作业推出老远。


“不,你搞错了重点。Pensy和我抱怨说我完全忽视了她,你们知道我有多忙,古代如尼文的教授根本不肯放过我。我的意思是说,她一直在抱怨我的冷淡,而她只能羡慕地看着同寝室的Morgana每天收到来自追求者的花!”


噗呲一声笑打断了Gwaine的叙述,Arthur笑得脸上皱起了褶子,不可思议地说:“有人追求Morgana?还送花!谁是那个倒霉蛋居然敢向我姐姐示爱?”


“不管是谁,看来现在霍格沃茨出现了一位Morgana的追求者。”Perciva总结到。


“哦,那我替那个小子默哀并道歉,因为我姐一定会毫不留情地刺伤他。”Arthur不以为意,依旧笑不可支,手颤抖着把墨水滴在了羊皮纸上,仿佛Morgana被人追求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或者居然有人敢追求Morgana才是逗乐Arthur最根本的原因。


但第二天,Arthur笑不出来了。


阴雨连绵,风冷飕飕地灌进球员们的衣服里,作为热身练习所有人围绕着球场飞了三圈,而作为队长的Arthur差点撞到球门柱子上。他的脑子里还回放着今早在斯莱特林餐桌前和Morgana的对话。


“Morgana,我听说你最近有一个热情的追求者?作为家庭成员的一份子,你不打算让你弟弟认识一下吗?”Arthur脸上洋溢着不怀好意地笑容,湛蓝的眼睛里全是幸灾乐祸。


“哦不了,我和他的事可并不打算张扬。”Mograna举起杯子一连喝了几口热茶,眼神飘移闪烁了几下,最后高傲冷淡地开口。


“什么?”Arthur怔立在当场,这和他预想的不一样。他原以为自己开口询问后会被Morgana不屑一顾地嘲笑一番,说些诸如‘只有你这猪脑子才会相信这种谣言!’或‘哦?我倒不知道有人追求我,是谁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面见死神?’可没有一种预设是Morgana现在的模样,一派优雅又拒人以千里之外,明显不想让自己探究,他是不是看到他姐变红的脸颊?


是谁曾大声宣誓在校期间只想研究魔法不会有兴趣谈恋爱的?


“那小子是谁?”Arthur怒不可遏,蓝眼睛里噌噌地冒着火。并不是他不允许Morgana谈恋爱,他可没有什么恋姐情节,他只是生气Morgana瞒着他偷偷恋爱,还勒令自己不许声张,他可是她弟弟!他们俩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和Gwaine一样已经知道怎么亲嘴了吗?有人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亲他姐姐了吗?一联想到那样的画面Arthur的鸡皮疙瘩就冒了出来,不适感无孔不入地钻进他全身。


“放轻松,我的小老虎。你只需帮我保管好秘密就行,别让老爸知道,不然他非得拿猫头鹰轰炸我不可。”伸手拍了拍Arthur的头,Morgana提起长裙走向大门。


“Arthur!”Gwaine一声大叫,Arthur急忙调转火弩箭,游走球擦着他的衣服飞到了旁边。


“你今天怎么了?有点心不在焉!”扫帚几乎并行时Gwaine如是说着。


心不在焉的可不止Arthur一个。


“Merlin!”Merlin被一声呵斥弄醒,他猛地伸直背脊,头咚地一声撞上了悬挂在上方的坩埚。努力眨眨眼睛,他确认自己还在Gaius教授的魔药实验室。整个实验室弥漫着淡雪青色的蒸汽,朦胧又让人昏昏欲睡,而他手上还拿着银刀与瞌睡豆,方才Gaius给自己安排的工作是把那一小锅的瞌睡豆全部切碎,如果再晚一步叫醒自己的就是血淋淋的手指。


“孩子,这几日你一直显得心不在焉无精打采,是因为N.E.W.Ts让你太疲惫了吗?”白发苍苍的魔药课教授,拉文克劳的院长Gaius关切地问。四周烟雾缭绕却遮盖不住Merlin的黑眼圈,是他的错觉还是这孩子这些天清瘦了许多?Gaius嘀咕或许是他给Merlin的工作太繁重?他与Merlin的父亲多年交好,对待Merlin更像是对待他的儿子,饶是Merlin是他的得意门生,他也不希望这瘦弱的男孩因为自己而更加疲累。


“是啊!有几门课真是让人感到手忙脚乱!我想我可能是有些累了,抱歉Gaius教授!我这就把瞌睡豆切好!”忙不迭地把豆子压扁挤出汁液倒入坩埚,纤瘦的双手开始卖力地逆时针搅拌起来。拜自己所赐,他去年的O.W.LS得到九门优秀的成绩,这表示这学期他最少要应付九门N.E.W.Ts专业考试,除去Merlin擅长的变形课、魔药学、草药学、魔咒课与魔法史,黑魔法防御术和占卜课要比去年难应付得多。但真正让Merlin身心俱疲的,是每晚给Arthur·Pendragon的私人补习。


那个自负的、目空一切的、傲慢的、粗鲁的格兰芬多菜头Arthur·Pendragon!


想到一个月前自己因为Arthur的胁迫答应给他补习,从而让他得知了另一个秘密————站在有求必应屋门前Arthur目瞪口呆的那张儍脸,Merlin可是印象深刻!


“哈!怪不得你是学校的尖子生,因为只要你想,你随时可以来这里练习魔咒或者做实验!这对其他学生不公平,你在利用霍格沃茨隐藏的便利为自己谋取福利!”当Arthur义愤填膺地为霍格沃茨在校生们鸣不平时,Merlin只想给他施个咧嘴呼啦啦,好让他闭上那张聒噪的嘴。天知道有求必应屋于Merlin而言唯一的用途就是偷偷享受一下比学生盥洗室更舒适的浴缸罢了!


“哦,既然这样那你来选一个更好的地方进行补习。”双手环胸,Merlin昂着头气恼的说。对面的Arthur气焰瞬时瘪了下来,因为他也即将利用霍格沃茨的隐藏便利为自己谋取好处了。


对于魔咒课变形课或黑魔法防御术来说,有求必应屋有求必应,的确是最佳选择,但也不是面面俱到。面对魔药课,Merlin可无法让有求必应屋变出那些该在Gaius柜子里的魔药原料。但似乎连老天都在帮那个菜头,这学期偏偏是Merlin作为Gaius的助手。偷偷把五颗瞌睡豆藏在裤子口袋里,作为制作福灵剂的基础材料他得帮那个菜头搞到这个用于练习!


“Merlin,尽管我认为年轻人该多受磨练,但若感到力不从心你可以适时选择取舍,这世上所有了不起的巫师也并不是面面俱到。像我,就对占卜一窍不通。”Gaius慈爱地眨了眨眼。


Gaius关怀倍切的建议让Merlin心头涌起一股酸涩,更多的是内疚,Gaius一向待自己视如己出,但自己连入学时与Kilgharrah的相遇都未曾同这位老者谈起。并不是Merlin刻意隐瞒,而是他最近分身乏术,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倾诉与寻求帮助。


“我想请教您,教授,对于梅林爵士团巫师选拔赛的看法是?”Merlin问到。自从校长公布了这项选拔,霍格沃茨的学生们就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疯狂之中,就Merlin所知道的而言,那个菜头Pendragon、他的姐姐Morgana都是学生口中的热门候选人(Merlin也知道学生们在私下都做了怎样荒唐的赌注),就连身在赫奇帕奇的Will都兴致盎然。而Merlin却始终不为所动,他既对成为傲罗兴致缺缺,也对占卜师与炼金术士毫无兴趣,至于那些头衔,或许自己获得了父亲母亲会很开心,但他认为成就与荣誉很难一蹴而就,以后大展身手的机会比比皆是,不用急于一时。


“荣誉和光环是狡猾的,Merlin。这段时间的确有一些高年级生来试探关于测试选拔的细节,我也不得不承认因为这项竞赛导致更多学生开始专心听课,但我认为,与其盲目追求认可与嘉奖,明白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才是明智的。当然,这项试炼的确能让更多小鬼头明白他们真正的实力与欠缺,霍格沃茨的后起之秀们不可小觑,你们即是未来。”


Merlin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蓝色的眼珠躲闪着瞟向渐渐成为粉色的福灵剂。他知道自己对那项巫师选拔没兴趣,但他必须要考虑到这项选拔是否和他的龙蛋有所关联。Kilgharrah所说自己的命运近在眼前,Merlin猜测巫师选拔的举行也绝对不是巧合,那条龙的话扑朔迷离,他只能尽力抓住眼前发生的一切,细细推敲尝试找出线索。


“我猜许多选手都巴不得测试当天获得福灵剂。”笑着把制作完成的福灵剂装入药瓶中,Merlin调侃道。


“魔法并不会被愚弄,更不适用于投机取巧,暂时获得的好处必定暗藏反噬的危机,福灵剂不是万能的。容我必须提醒你Mrlin,尽管我知道对于福灵剂的制作你已游刃有余,但我绝不希望你把它当南瓜汁喝,孩子。”Gaius搬起脸孔,用他那不太对称的严肃目光注视着Merlin,提醒他不要愚蠢行事。


“什么?不!当然不,我对它没兴趣.....”Merlin慌忙摆手想要解释,却被Gaius的笑声打断了。


“有时我真不敢相信你是Balinor的儿子,你父亲总是对冒险,打破规矩有着非同常人的执着,他在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可真让人伤透了脑筋。而你,Merlin,你继承了你母亲的隐忍与温柔。不过你的倔强和你父亲如出一辙......”爽朗的笑声穿透了整个屋子,Merlin的双眼也弯成天上的蓝盈盈的月牙,无论多久他都会被眼前的老人唬住,正襟危坐吓得一愣一愣,忘了父亲说过逗弄学生是Gaius教授最乐此不疲的。


“好了孩子,福灵剂分装好后就回去吧,或者你愿意和我共进晚餐?我想Alice一会就会把晚餐端上来了!”Alice是Gaius的妻子,同时也是霍格沃茨草药学的教授。由于两家交好Merlin常常暑假到Gaius家做客,相比起母亲不予置评的厨艺,Alice教授精于摆弄草药的双手也擅长做出令人食指大动的美味。光是想到Alice的料理,Merlin的唾液就盈满了口腔。


“恐怕不了,Gaius教授。我很抱歉,但占卜课的作业我必须尽快写完。代我向Alice教授问好,跟她说我真的很想品尝她的晚餐!”这是撒谎,Merlin把羽毛笔墨水装进书包里时沮丧地想。他当然想念Alice教授的料理,那些被烤的酥脆的烤鸡与甜滋滋的布丁,尤其在没有时间吃晚饭的情况下。可他必须完成承诺,去给那个金发菜头补习!


告别了Gaius(同时也告别了即将到口的晚餐),Merlin快步跑向八楼。他刚才看了一下手表,发现自己与Arthur约定的时间已经迟了半个小时。有求必应屋并不总在一个地方呆着,但大致是在八楼,有时它在挂毯对面有时它则在高处摆放的花瓶旁边,等Merlin气喘吁吁地找到它时,金发的格兰芬多显然已等候多时了。


“Merlin!你究竟在干什么?!”Arthur瞪着他湛蓝的眼珠咆哮。这段期间没好日子过的不止Merlin一个,Arthur全身湿透金发黏腻地贴在他的头上,穿着格兰芬多的魁地奇球队球衣,裤子与靴子上沾满了泥浆。一晚上在球场上受尽风雨洗礼险些被游走球击中,哆哆嗦嗦傻兮兮地在走廊上等了半个小时的Arthur认为,自己绝对有理由大发雷霆。他才不承认是因为和上午Morgana的谈话.....他最后也没知道那小子究竟是谁!


“你知道,我就像是一只天鹅,看起来什么都没做水下可费了不少功夫!”Merlin不打算跟Arthur解释制作福灵剂所需要耗费的时间与精力,他要等Arthur亲自制作福灵剂时再好好借题发挥一番。


“有趣,我看你更像头虱子,一无所用还烦得要死。你整整浪费了半个小时。”


“嘿,你难道不知道有一个咒语叫做‘防水防湿’?”Merlin挑着眉眼藏笑意。


“什么?”话题突然被打断,Arthur措手不及。


“或者你们球队的人都不在乎这个,坐在扫帚上在雨里穿梭显得更酷一点?还是湿漉漉的袍子成为了格兰芬多的新时尚?” Merlin这次没遏制住嘴角的上扬,终于咯咯咯地笑了出来。他承认尽管Arthur·Pendragon又蠢又自大,但每次自己拿咒语问晕他的模样都十分好笑。Merlin几乎准备着手给Arthur的傻样编号了。


“球队得在所有自然环境下都得到训练与考验,因为说不定下一场比赛就是在雨里进行!”Arthur咬牙切齿地回答。


“系错斗篷扣子也是训练与考验?”Merlin眼神扫过Arthur系的上下错位的斗篷。


“Merlin!”这次八楼的所有人都能听到Arthur的咆哮了。


                                                                                                           

TBC

祝自己1025生日快乐,另外预告第七章有高能!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