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LumosMaxima 05

LumosMaxima


标题:LumosMaxima


配对:Arthur/Merlin


分级:大概会有到NC-17的一天


说明:HP设定,校园恋情。纯属割大腿肉喂自己糖吃,保证HE。


—————————————————————————————————————

LumosMaxima05




一袭翠绿色长裙飘扬过格兰芬多餐桌,长发被繁复地盘起配合叮叮当当的宝石手镯,Morgana冷眼看向与鸡腿猪排厮杀的Gwaine,高傲地开口道:“看见我的蠢弟弟了吗?”


“他今早去图书馆了My Lady。这可真稀奇,不是吗?”嘴里塞满猪排的Gwaine含含糊糊地说,右手还不死心地抓着蔓越莓馅饼,Percival从《预言家日报》中抬起头,抚了抚黑框眼镜补充:“连早饭都没吃,起床就匆匆忙忙往图书馆跑,只嘱咐我们给他带几个南瓜馅饼。”


“我那个活了16年几乎没怎么和自己脑子打过交道的弟弟去图书馆了?呵!”Morgana双手环胸一脸不可置信。昨晚在新生宴会上就没见他,今早又不见踪影,图书馆?她都不确定她的弟弟能在霍格沃茨找到那个地方。


“不仅如此,我打赌他昨晚一夜未眠,回来时嘴里还嘟嘟囔囔不知说些什么,连我和Percival跟他说梅林爵士巫师团选拔赛都心不在焉。说实话My Lady,他要是真惹你生气你可以揍他,可施的这个咒语太狠了,我们的魁地奇队长成了泡图书馆的书呆子!”现在Gwaine手里是枫糖浆松饼了,甜滋滋的糖浆粘了一嘴,而对面的淑女不准备和他再多说话。


“你觉得是因为选拔赛吗?我可从没见过Arthur尝试在书本里寻找什么,难道是因为N.E.W.Ts(高级巫师考试)?”提到N.E.W.Ts,Percival表情僵硬起来,显得有些局促。


“好吧,等我找到他会问清楚的。怎么样Percival?要参加选拔赛的甄选吗?”Morgana笑着问。


“这不公平My Lady,你为什么不问问我?”Gwaine夸张地不满叫嚷,成功让糖浆黏在了他卷曲的及肩长发上。


“因为Percival穿着得体并且是格兰芬多的级长,你这个蠢猴子!”Morgana满是嫌弃的表情,话语刚落便听到旁边的格兰芬多与赫奇帕奇学生们都咯咯咯咯笑起来。Gwaine红着脸颊气嘟嘟地嘟囔:“级长有什么好炫耀的!”顺手又把一块布丁塞进了嘴里。


“我还没考虑好,今年的N.E.W.Ts就够我应付了,还有魁地奇球赛。你呢Morgana?”


“势在必得。好了男孩儿们,艰苦的六年级生活在向你们张开怀抱,醉倒在它的温柔乡吧!”说罢,Morgana转身走向斯莱特林学院长桌,翠绿色的长裙夺目闪耀,高傲地像个真正的公主一如既往地吸引了学院里大部分男孩的注意。


“她不会摔跤吗?我是说穿那么长的长裙,还有那些珠宝耳环?”Gwaine疑惑地问,他总是搞不懂Morgana从哪里买来的那些长裙,那太过于华丽了,他身边大部分的女孩儿们更热衷牛仔裤呢!


“那叫复古风,在麻瓜世界非常流行!现在没多少女孩会穿得如此得体了!”想到Gwaine曾把T恤衬衫与领带搭配在一起还带着顶紫色的羊皮小帽,Percival就对自己好哥们的品味有了确切及准确的认知。


“嘿,你猜怎么着?我要给你做一个徽章,上面就写Lady Morgana的头号粉丝Percival!怎么?你难道想追她?Arthur可会把你揍得去见Beatrice夫人!”Gwaine觉得自己的肺充盈了气体在呼呼作响,使他心烦意乱。不停用手指拽着被糖浆沾染的头发试图把它们弄干净,讨女孩子欢心本来该是自己乐此不疲的,而不是面前这个带着眼镜的傻大个!


“Morgana说得没错,你就是个蠢猴子!嘿、别把你手上的糖浆蹭到我袍子上!”


图书馆藏书的规模让人望而却步,Arthur看着成千上万的书与一望无际的书架头晕眼花。攥紧手中Merlin的魔杖再次仔细端详,魔杖在阳光下冒出几颗火星,Arthur猜那大概是埁木制成,有十一英寸长。昨晚离开山洞时他就注意到了魔杖手柄底部镶嵌着一个精致的徽章,上面篆刻着某种鸟类,那图案总让他感觉似曾相识,他确信他见过这个图案....是在哪里呢.....


这就是让Arthur一夜未眠哈欠连天却匆忙来到图书馆的原因。他总得尝试着找到答案,问魔杖的主人说不定会更快一点?他宁愿吃鼻涕虫也不会这样做!走过一排排书架,那些烫金字母与厚重的书本显然与他有缘无分,Arthur发誓他眼睛都盯得疼了,也没找到需要的————那该是一本记录古老徽章或者古老灵兽的书....而不是什么《咒语的起源》《黑魔法禁忌魔咒》之类毫无用处的玩意儿。他必须加快速度,离第一节魔咒课就不到半小时了,而他从昨晚到现在还滴水未进,如果Morgana有良心,就该知道没有她嘲笑自己胖的理由!


《女巫十九世纪历史追溯》.......《妖怪们的妖怪书里没告诉你的那些事》........《短效咒语大全》......没有!没有!没有!Arthur气急败坏地把书架上的书狠狠推回原位,他还有十五分钟就要上课却一无所获!或许该试试禁书区?还是干脆给奥利凡德魔杖店写封信过去?


“瞧瞧这是谁,一头金发的格兰芬多傻瓜Arthur·Pendragon!急急忙忙干什么?屁股烧着了吗咯咯咯咯!”是皮皮鬼!蹦蹦跳跳地跟在Arthur后面试图解开他皮鞋的鞋带。


“滚开,皮皮鬼!”Arthur没好气的说,他得放弃寻找要赶忙去到魔咒课教室,如果开学第一天就上课迟到肯定会被Morgana毫不留情地嘲笑一番。


“咦嘻嘻嘻!”皮皮鬼用尖利的声音发出古怪的笑声,围绕着Arthur跑来跑去打算干扰他的步伐,并准备把楼梯上的地毯扯松害Arthur跌倒。


“统统石化!”Arthur顺手拿出Merlin的魔杖对准碍事精施了全身束缚咒,皮皮鬼立马全身僵硬固定在了地毯上,只是不像人类那样彻底,嘴巴仍然振振有词地咒骂着。


“我知道,那不是你的魔杖。你这个卑鄙的腌渍老鼠!你骗不过我!”皮皮鬼骂骂咧咧,眼睛瞪得更大了。


闻言,Arthur回头走向皮皮鬼,用Merlin的魔杖抵着它的下巴语气凶狠地问到:“你怎么知道不是我的?你知道这个魔杖?”


“我可是皮皮鬼我当然知道!不会有学生用那么古老的魔杖!”皮皮鬼一边说一边尝试向Arthur喷口水。


“古老?什么意思?”Merlin与自己年龄相仿,理应都该在一年级到魔杖店选购魔杖。他的意思是说....那瘦弱的黑发男孩凭什么被一根古老的魔杖选中了呢?他把魔杖举到皮皮鬼眼前,好让他看清魔杖底端的徽章。“认识这个图案吗?”


“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你这个卑鄙的、肮脏的、愚蠢的————”魔杖狠狠敲上皮皮鬼的脑袋,无法动弹的皮皮鬼疼的呲牙咧嘴,在确定皮皮鬼头上开始起包后,爱恶作剧的小精灵终于松口:“住手!住手!————那上面是一只绝音鸟!”


绝音鸟?!自己早该想到的!四年级神奇生物保护课上讲过的不是吗?绝音鸟的羽毛常用于吐真剂和回忆剂当中!但随之而来更多的谜团把Arthur包裹起来,徽章上是一只绝音鸟,但那代表着什么呢?为何每每看到这个图案会让自己不由自主地鼻头发痒甚至感到热泪盈眶?


“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只知道这上面是一只绝音鸟,而这是根老魔杖,起码有五百年了!不许再戳我了!”皮皮鬼愤怒地大吼,修长干瘪的手指开始慢慢活动,咒语的实效快过了Arthur决定先走为妙。


新学期的开始,除了梅林爵士团巫师选拔赛,另外让人兴奋的惊喜是幻影显形课程,一整节魔咒课上Gwaine都在纸上写写画画,热衷于提交幻影显形课程报名,Percival也有些兴奋不断用手扶鼻梁上的眼镜架蠢蠢欲动,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把魔咒课上的笔记工整记好。而Arthur心不在焉,羽毛笔在他的羊皮纸上戳了三个窟窿也未发觉,随后在魔咒练习上又失手让Gwaine的羽毛笔喷出了半米高的火焰,把Gwaine的眉毛与头发烧着了。


他的心思在于下课后继续去图书馆,找一找关于绝音鸟的传说与历史介绍。可惜他没能如愿以偿,因为在通往图书馆的走廊,他被Merlin拽到了偏僻的三楼男生盥洗室。


“把我的魔杖还给我!”废旧的盥洗室空无一人,地面上脏兮兮的水漫过Merlin满是折痕的皮鞋,Merlin挺直腰板尽量显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瞪着他灰蓝色清澈的眼眸,语气强硬地向Arthur说到。


“给你魔杖然后向我施遗忘咒?”在找到徽章的答案前Arthur可不准备让魔杖物归原主。


“好吧!对于这个我真的很抱歉,但我需要魔杖!我下节课是变形课,你不能指望我变形课上不用魔杖!”Merlin焦急又愤怒,他知道他并没有什么可以真正要挟Arthur的东西,好让他乖乖把魔杖还给自己。方才偷偷摸摸跟了Arthur一路,施展了不少于五个无声咒与混淆咒,然而自己的魔杖却仿佛与Arthur交好似地,如何也不听召唤。


“我想你可以给奥利凡德写信再买一根?哦————我忘了,那样可来不及!”Arthur用恶劣的语气回答,就因为眼前这个颧骨尖锐地瘦弱小子,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麻烦中,巫师选拔赛、冥想盆、他今早被要求寄给古灵阁的加隆与那根古老的魔杖!更何况昨晚这位拉文克劳之光还准备给自己施遗忘咒!


“说吧!要怎我么做你才会把魔杖还给我?”Merlin语气带了点示弱的意味,Arthur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扬起嘴角,湛蓝的眸子望向Merlin的


“你得帮我得到四位院长的举荐。”


“什么?!”Merlin眼睛瞪的老大,傻里傻气的样子把Arthur惹得露出虎牙哈哈直笑,然而他不在乎,他只是讶异Arthur对自己提出的条件。


“是的,你没听错,我需要拿到四位院长的举荐来参加梅林爵士团的巫师选拔。”Arthur双手环胸,满意于昨晚通宵想出来的绝妙点子。昨晚回到格兰芬多休息室,Percival与Gwaine详细与自己复述了错过的新生宴会内容细节:例如怎样成为每个学院里仅有的两位选拔赛选手————得到学校四位院长的举荐或八门课程教授的授意签名。院长举荐需通过四位院长设置给学生的专业课程测试;而教授签名则要成为八个N.E.W.Ts专业课程的座上宾,并取得优异成绩。


很遗憾,Arthur去年的O.W.LS只通过了七门,这表明他只有一条路可走——去对付四位院长设置的测试。四位院长对应的课程分别是格兰芬多的黑魔法防御术、拉文克劳的魔药学、赫奇帕奇的魔咒课与斯莱特林的变形课。


“你的意思————”Merlin反应过来,感到心力交瘁,他今年够忙了不希望占用更多时间来雪上加霜。


“我的意思是,我必须拿到四位院长举荐,而为了让我通过那四门测试,你得帮我补习。”Arthur脸色微红,毕竟除了黑魔法防御术另外三门课程他都不在行。


“我拒绝!”Merlin大声抗议!天知道他有多少事情要忙!他今早提交了幻影移形课程的申请表,还要必修N.E.W.Ts的九门专业课程。Gaius教授开学前就写信要求自己做他的实验助手(用以换取助手薪酬,为了那三百加隆Merlin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甚至如果通过梅林爵士团务实选拔赛的甄选,他需要去卡尔林魔法学校做交换生!梅林的胡子作证,他可真的没有空余时间来给这位跋扈的格兰芬多魁地奇队长补习。


“看来你并不想拿回自己的魔杖。”Arthur得意又猖狂的把Merlin的魔杖在他面前晃了晃。


“魔杖飞来!”Merlin被Arthur嚣张的举动气得七窍生烟,顾不了那么多一边吼着咒语一边伸手去抢Arthur手里的魔杖。


可魔杖依旧在Arthur那里纹丝不动,好像对Pendragon免疫似地,而他再一次被钳制————Arthur把他的手腕折到了背后,故计从施却百发百中。他有没有抱怨过,那该死的很痛?


“我要是你Merlin,就会乖乖听从这个建议,给我补习。据我所知你可是拉文克劳之光,Gaius教授近年来最得意的门生。”Arthur对于Merlin在学习上特别优秀这件事大方承认,前几年学院杯上的拉文克劳有一大半归功于Merlin的考试高分。男孩被他擒拿住束手无策,只能听到他鼻子里呼呼冒着气,大耳朵越发通红。


“好吧,我答应你!但补习时间只有一小时!”Merlin发誓他不想答应,但被扭曲的胳膊真的很疼,而他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可以买魔杖。这让他感到了一丝委屈,一种类似孤立无援的委屈。从新学期开始他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他还记得昨晚一身泥泞回到拉文克劳塔楼休息室时同学们看他的眼神。无趣,没有朋友,每天抱着颗龙蛋走来走去自言自语,谁会喜欢穿着简陋古里古怪又只会死读书的Merlin·Emrys呢?拉文克劳之光,不过是拉文克劳学生们的讽刺嘲笑罢了。


满意地放开Merlin,Arthur把自己的魔杖塞到他手里,用一副施舍的语气假装大度地说:“这段期间你可以暂时用我的魔杖,你放心,冬青木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长。不过我可能不小心给它施了一个捆绑咒,以防它丢失。”


为什么昨天在火车上会认为Arthur·Pendragon即绅士又闪闪发亮呢?他分明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控制狂!在离开盥洗室前往变形课教室时,Merlin握着Arthur的魔杖愤愤地想着:Pendragon家的姐弟俩如出一辙,总喜欢从别人那里获取好处,而不是无私地给予帮助与奉献!


想到Morgana,Merlin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TBC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