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LumosMaxima 04

LumosMaxima


标题:LumosMaxima


配对:Arthur/Merlin


分级:大概会有到NC-17的一天


说明:HP设定,校园恋情。纯属割大腿肉喂自己糖吃,保证HE。


—————————————————————————————————————


LumosMaxima 04.


夜骐是世界上最愚蠢最没有方向感最不忠诚的魔法生物!Arthur一边腹诽着一边迈着消极的步伐把他的皮鞋从泥浆中费力地拔出来,现在他与身后那个拉文克劳看起来一样愚蠢了。在龙飞走后,夜骐也展开它们孱弱丑陋的翅膀追随着那条龙而去,导致他们必须提着行李穿越黑暗诡秘的禁林,提防着随时会冒出来的马人或妖精,以免成为今晚禁林的晚餐,香草烤Arthur或Merlin布丁。


Merlin心事重重地走过盘根错节的树丛,他还在纠结着kilgharrah的话,龙蛋就在他的胳肢窝下安稳沉睡,倘若真有人召唤了罗马尼亚长角龙,那是否也能使龙蛋苏醒?今天那个金毛格兰芬多在碰到龙蛋后的确出现了与常人大相径庭的反应....魔杖尖端还发着光亮,Merlin喉咙发干,目不转睛地盯着Arthur,在斑驳月光的投影下,Arthur的金发依旧闪耀。


握紧手中的魔杖,小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杖柄雕刻的图案————Arthur知道了他是驭龙者的身份,如果Arthur泄露出去便违背了家族与巫师联合协会的约定,这将会给他与家人带来不可预估的危险与麻烦。但显然Merlin还需要隐藏身份以便解开kilgharrah关于命运的谜团。


对此,Merlin对他即将要做的行为感到十分抱歉,那让他饥肠辘辘的胃更疼了。举起魔杖对准Arthur的格兰芬多长袍,深吸一口气用颤抖的声音念到:“一忘皆空。”


Arthur惊诧地回头望向Merlin忧伤又坚定的眼眸。他没有飘飘欲仙或者迷茫无知,只是眼神里充满了惊愕,但转瞬就变成了壁炉里熊熊燃烧的蓝色焰火。他举起魔杖毫不犹豫地:“除你武器!”Merlin的魔杖脱离出手,身子不可遏制地狠狠撞向背后的树干。魔杖自然而然地到了Arthur手里,他气势汹汹地走到捂着脑袋的Merlin面前,粗暴地用脚踢了踢他的腿肚。


“你居然向我施咒!一忘皆空,哈?告诉我Merlin,你希望我失去什么记忆?哦....没什么,只是忘记自己是谁而已!”Arthur愤然地说,一路上他都在提防马人与其他危险的魔法生物,却不曾想身后的瘦弱男孩儿才是最危险的!如果不是Merlin的咒语失灵,他可能真的忘记自己姓甚名谁,开始像个傻子般的一生!


“只是篡改记忆,就像麻瓜意外事物处理司经常做的那样!”Merlin辩解到,他不明白为什么咒语失灵了,但现下他被Arthur抓个正着,失去了魔杖,只能任人宰割。


“篡改记忆?除了会和龙说话,这是你的又一专长?”轻松地把Merlin拎起来用力把他的手腕折到背后,Arthur决定用对付麻瓜的方法去制服他,男孩扭着身子疼的呲牙咧嘴,另一只手扔紧紧抱着龙蛋。


“魔法部不允许人们知道这件事!放手....”Merlin觉得他的胳膊已经不是他的了,神经却顽固地拉扯着痛不欲生。Arthur就在身后,气息喷在他脖子上,他开始估算今晚被Arthur五马分尸的可能性。


“那魔法部也一定————”


“——————Pendragon先生?Emrys先生?”一道男声打断了两人的剑拔弩张,不远处有一道光亮迅速进入两人的视线,是狩猎场看守Leon。


“Leon先生。”Arthur放开了对Merlin的钳制。


“谢天谢地你们没有出意外事故!快拿上行李我好带你们走出禁林,我到棚厩发现夜骐少了的时候就意识到不对。还傻愣着干什么?准备就着月光在这里吟诗吗?”Leon喋喋不休地说,顺便帮Merlin把他的行李箱捡了起来。Arthur给了Merlin一个算你好运的表情便紧随狩猎场看守的步伐,Merlin费力的提起行李箱赶忙跟上。


跟着Leon左拐右绕不多时就到了禁林出口。雨已经停了厚重的雾气却仍不消散,不远处城堡昏黄的光亮使人感到周身发暖。而进到城堡让所有人都真正放松起来,暖烘烘的火炉把人烤的舒服极了,Merlin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乏饥饿,他现在用每分每秒想念着拉文克劳的深蓝色水床。以防万一Leon谨慎地把两人送到了学院分岔口,看来新生宴会已经结束了,大家都回到了学院公共休息室。


“为什么不赶快回到休息室呢?明天还有新的课程要应付呢,先生们。”Leon微笑着说,在灯光火烛的照耀下他一头浅褐色的卷发都显得不那么纠缠了。


Merlin想向Arthur要回他的魔杖,可他知道如果开口Leon一定会问及原由,而今晚发生的一切无从解释。他只能恋恋不舍地望向Arthur长袍口袋里他的魔杖,无奈的走向拉文克劳塔楼。


目送Merlin消失在旋转楼梯,Leon转身面对Arthur,一改方才的轻松模样,绷紧了嘴角略显严肃的说:“校长希望您现在去他的办公室一趟,Pendragon先生。”


Arthur感到他的胃被夜骐的蹄子蹬了一脚。


Arthur对于霍格沃茨的现任校长Grate·Randolph教授并不熟悉,印象中他是一位神出鬼没的白胡子老头,只有在每年的开学典礼上可以见到他佝偻着身子四处挥舞魔杖。尽管听说他在魔法界鼎鼎大名,梅林爵士一等勋章并且与德鲁伊人熟稔交好,但他出现在学校的次数太少了,更多时候是魔药课教授兼副校长Gaius帮忙打理学校的一切。


跟随Leon来到地下教室的方向,Arthur敢保证即便是Morgana也不喜欢这里————总是在夜晚聚集太多幽灵与校园的鬼魂。通往地下教室的右侧一面巨大的彩绘玻璃在月光下幽幽的发着光,Leon对着玻璃念念有词,但Arthur没有听懂他说什么并断定那不是古英语。本在玻璃上戏水的独角兽听闻后兴奋的昂着头甩了甩莹白的毛发,倏地从玻璃上跳跃到Arthur的面前,明亮的黑色眼眸温顺地看着他。


“Pendragon先生请骑上它,它将带您到校长办公室。”Leon侧头示意。


Arthur或许是一位优秀的骑士但他还从未骑过独角兽,侧身上马后忐忑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Leon,狩猎场看守却只是见怪不怪地隐隐微笑着。


独角兽驮着Arthur走向地下办公室,过道有些幽暗周围不时漂浮着一个个小光球,在他四周发着蓝盈盈的光与独角兽的角相交辉映。在独角兽行走了一段距离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Arhur不知如何形容,因为校长办公室看起来活像是一个山洞。


利落地跳到地上,独角兽谦恭地低下头角指向山洞(Arthur暂且如此形容)入口,Arthur吞咽了一下口水,好吧,这里毕竟是霍格沃茨,每分每秒都变幻莫测的地方,他摸了摸手里的魔杖开始向山洞走去。


没有比这里更不可思议的山洞了,这样说或许不准确因为山洞里又温暖又华丽,更像是一个望不到头的弧形房间。刚才那些过道里的小光球现在悬挂在山洞顶端,时常摆出不同的造型仿佛不停歇的绚丽烟花,山洞四周围堆放着许多形象怪异的银器,厚重的书本随意的摆放在一起却不显凌乱,地面时常冒出兔子洞,兔子们自由的蹦来蹦去有几只就在Arthur脚边。房间里散发着一股清香诱人的味道,比Arthur所知道的所有麻瓜香氛都要好闻,就在他为山洞里的一切惊喜万分时,一道干瘪的声音传来。


“Pendragon先生,晚上好。”


是Grate·Randolph校长,他同Arthur印象中一样干瘪而白发苍苍,白色的胡子几乎盖住了他大半张脸,脊柱以怪异的方向扭曲着使他看起来佝偻又弱小,鼻尖总是通红着,眼神有些混沌散发出一种神秘感。此刻的他穿着一件难看的红色睡衣斗篷,上面绣着星星与石楠的花。


“Randolph教授,晚上好。”Arthur恭敬的问候。


“我猜想你今晚过的并不容易,Pendragon先生。”Randolph校长面向Arthur狡黠的笑了笑。“我发现你和Emrys先生没有出现在新生宴会上,便知会Leon留意夜骐的数量。很显然你今天意外知晓了不少魔法界的秘密。”


“哦.....哦是的,Randolph教授。您都知道?”Arthur诧异的说。


“我以为Emrys先生在第一学年带着龙蛋进入霍格沃茨得需要我的盖章同意?是的,今晚你们发生在禁林的一切我都知道。并且,很遗憾你今晚错过了新学期宴会与美味的晚餐,因为我不得不向所有师生宣布了一个新的事项。”Randolph校长笑眯眯的说着,在银色书桌后坐了下来,水晶球的光映照着他灰色的眼眸。


“霍格沃茨将在今年获得卡尔林魔法学校的鼎力支持,主办由魔法部创立的梅林爵士团巫师选拔赛。比赛将在圣诞节过后的第三天正式开始。在此之前,霍格沃茨的每个学院将会有两个引荐学员代表霍格沃茨进行试炼。以防你对于梅林爵士团巫师选拔不了解,我需要稍微解释一下。梅林爵士团巫师等级选拔测评是魔法界最高级别的等级测评,获得梅林爵士团选拔的巫师将会按照他们的能力与贡献获得等级勋章。并且在毕业后更有资格成为傲罗、预言家与炼金术士。这是魔法界巫师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Arthur·Pendragon先生,我希望你可以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为什么是我,教授?”Arthur不解。


“我想你今天遇到了人生中非同寻常的事,Pendragon先生,而这项选拔赛有助于你拨开迷雾寻找真相。据我所知,今晚在宴会上Morgana小姐可对于选拔赛跃跃欲试。”Randolph教授的目光穿透Arthur,那一刻Arthur觉得他可能真的无所不知。


在今天他遇到了一个拉文克劳怪胎,碰到了龙蛋并且看到了诡异的画面。然后他被拖进禁林结识了一条龙,无意间知晓了Merlin的秘密;而现在他饥肠辘辘地站在校长办公室,被要求参加一项选拔测试。哦,今天可真是他人生中非同寻常的一天。可Morgana.....与他今天看到的......


“教授,今天在火车上,我在碰到龙蛋时看到了————”Arthur皱着眉头开口,画面里冰冷绝望的感觉又袭上心头。


“————这时候你需要一些器具帮你理清思路。”Randolph挥了挥手,从他书桌下方漂浮上来一个浅浅的石盆,盆口上雕刻着复杂的符号与字母(说不定就是Leon对独角兽说的咒语Arthur猜想),银光从盆里倾泻而出照亮整个山洞。盆里是类似于气体与液体的东西在流动,看起来更像是某种虚幻的建立于水面之上的全息投影在他面前播放旋转。


“这是冥想盆。把混乱的思想与过多的回忆吸出来倒进盆里,有助于人们看透过去种种之间的联系与形成。”Randolph解释道。“我建议你可以把你今天在碰到龙蛋时所看到的,尽可能的回忆一遍然后把它们放进冥想盆里,这对你大有好处Pendragon先生。”


Arthur听从校长的指导,用魔杖靠近太阳穴,尽力回忆他所看到与感受到的,一缕淡金色的光芒从他皮肤中抽出————Morgana冷酷坚韧的面容,那条巨大丑陋的白龙,喷薄的火焰与利刃,神秘的青年....Arthur的头又隐隐作痛起来,他感到自己心中背着深沉的重负,散发着怨毒的井水在他耳边发出潺潺声,全身的血管好似被蛇钻进暗自蠕动。恐惧与寒冷侵袭了Arthur,他一头栽向冥想盆,眼前的画面越发清晰,他又再一次经历了碰到龙蛋时所发生的事情。


“教授,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看到————那是什么?”重新回到地面的感觉让Arthur觉得胃液翻涌,头顶上方的小光球也使他晕眩,扶着冥想盆的边缘,他浑身冷汗地开口。


“它即是过去也可能是未来,但也或者只是传说。Pendragon先生,你会看到那些画面并非偶然,魔法如此让人捉摸不透,它存在必定有它存在的意义。而最后的答案需要你亲自去定夺。冥想盆是你解开谜底的好助手,好好利用它将会事半功倍。”


先是禁林里那条龙,它叽里咕噜对着Merlin说了一堆话,然后那个拉文克劳小子就要对自己施遗忘魔咒。现在他被莫名其妙带到校长办公室,告诉他必须得接受一项选拔测试,就为了搞懂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画面————谁知道那是不是他在暑假电影看太多的幻想呢?Arthur觉得气愤,他有些对Merlin的行为感同身受了,因为他知道他此刻正被迫按照一条线路走,却连指南针都不允许携带。


“我猜想你今晚够受的了....不知不觉已经接近十二点,你应该尽快睡一觉。把冥想盆带回去吧,好好保管,有疑惑的话你知道怎么找到我。哦....忘了说,一千五百六十四加隆。”校长用瘦骨嶙峋的手指整理着自己的胡须。


“什么?”Arthur皱眉。


“冥想盆,价格为一千五百六十四加隆。”校长先生说的理所当然,Arthur不知道是否因为冥想盆的后遗症,他确定他看到校长像只得到猫薄荷的猫,笑得狡诈而幸灾乐祸。


“我身上没带那么多加隆,教授。”Arthur干巴巴的说。


“我会写信给古灵阁,妖精们会联系你办理此事。”校长回复的慷锵有力毫不犹豫。


“好的,那么.....晚安,教授。”无奈,Arthur颔首示意,端起冥想盆(它基本没什么重量)准备回休息室。


“留意你所意外获得的,说不定会有收获。”走到山洞出口前,Arthur确信他听到了校长的告诫以及确定在不经意间兔子尿到了他的皮鞋与裤脚上。


意外获得的?Arthur伸手摸向了Merlin的魔杖。


TBC



爆字数的一章。

求留言求留言求留言,满地打滚。



评论(1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