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LumosMaxima 03

标题:LumosMaxima


配对:Arthur/Merlin


分级:大概会有到NC-17的一天


说明:HP设定,校园恋情。纯属割大腿肉喂自己糖吃,保证HE。


前一章请戳LumosMaxima的标签。


———————————————————————————————


LumosMaxima  03


雨水让一切手忙脚乱,每个人都致力于把自己的行李与宠物归拢在一起,一年级新生们叽叽喳喳吵闹个不停,狩猎场看守举着提灯不耐烦地大声吼着:“所有一年级新生来我这边排队!别东张西望,快点来我这边排队!”


Arthur不想被人群推着走,悠哉地坐在车厢里。Merlin是个有自知之明的巫师,知道他左冲右撞的行李箱与锡镴制大锅不会在拥挤的走廊受欢迎,只是又确认了一遍龙蛋安然无恙的在锅里,就蜷缩着冰冷的脚趾等待人群逐渐散去。


当Merlin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和锅里的龙蛋下车时,发觉车外要比预想冷得多,雨也更汹涌暴烈,他得避免让大锅盛满雨水导致龙蛋在里面一个劲儿的打圈。所幸他闻到了熟悉的霍格沃茨周围栽种的清新的松树散发出的味道,和着雨水的潮气一同扑进他的鼻腔,尽管脚趾又重回泥浆的怀抱,但还有什么比回到霍格沃茨更好的事呢?


步履艰难地走向霍格莫德车站外的街道,雨势有增不减让人哆哆嗦嗦,所有人都希望尽可能快地回到城堡享用热烘烘的火炉与大餐。马车一辆辆前往霍格沃茨,Merlin小心翼翼地躲过学生们的叫嚷与推搡,鞋里的泥浆使他每迈一步都累得够呛,等到他真正走到马车前,那里就只剩一辆了。


夜骐们安静的站着,黑色的皮毛被雨水淋湿后贴服在身上越发凸显出它们骨架的怪异于丑陋,白色的瞳孔无神的看向远方,蝙蝠样的翅膀小幅煽动似乎也想尽快离开这片大雨。Merlin费力的把行李箱与锡镴制大锅放进马车车厢,刚坐上去暗喜这辆车自己独占,一头耀眼的金色便晃入眼前。


可喜可贺,他和Arthur·Pendragon一辆马车。


往年马车都是排成一队前行,今天的雨势让大家都迫不及待回到城堡,导致马车快速地分散着前行。等到Merlin那一辆开始运动时早已被其他马车远远甩在了后头。Merlin探着身子看向霍格沃茨城堡,高耸的塔楼在雾气重重的雨帘下朦朦胧胧,隐约可以看到窗内温和的灯光。


嘎嘎吱吱在路上行走了一阵之后,坐在对面的Arthur开了口:“嘿,你确定这是通往城堡的路吗?”


“什么?”


“我们似乎走的时间太长了,往常可没有这么慢不是吗?”


Merlin看向车厢外,显然他们已经穿过了学校场地,甚至穿过了魁地奇球场,此刻他们正要通往的方向是禁林!


“嘿!停下!你们走错方向了!”Merlin拍打着车厢门提醒拉车的夜骐,然而夜骐们固执的如同他们苍白的眼瞳,仍旧步伐坚定的向禁林走去。Arthur试图打开车厢门跳下,车厢门却像是被施了魔法如何也无法撼动。两人不安的对视一眼,Merlin抽出魔杖对着门锁“阿拉霍洞开”可惜效果甚微。Arthur有些暴躁地捶打着车门,口中大声嚷嚷着:“快停下你们这群蠢马!”


“他们是夜骐。”


“抱歉?”Arthur不可置信地看着Merlin。


“他们是夜骐,不是蠢马。”


“哦,谢谢你的纠正!如果你再细心一点的话,我相信你会发现这些夜骐正把我们拉向禁林!而我们被困在了车厢里!”Arthur语气嘲讽的对Merlin说。自从今天遇到这个拉文克劳的大耳朵男孩后他就一直没遇到好事,被龙蛋弄得晕晕乎乎,现在还被莫名其妙困在了车厢里,下一步是什么?到禁林里与马人促膝长谈吗?


就在Arthur还在为夜骐们的方向感怒火中烧之际,夜骐们开始了飞速地奔跑,车厢因为颠簸大幅度地晃动,很不幸魔法无法阻止惯性,Arthur的脑袋狠狠撞上了门框。Merlin匆忙把龙蛋抱在怀里,他从不知道夜骐奔跑的速度如此之快,他感到空空如也的胃袋意图倾诉些什么,而他并不想知道内容。


夜骐带着他们穿过禁林外围,快速地进入禁林的中心,张牙舞爪的树枝从车厢窗户伸进来打在两人身上,Merlin的脸被草皮翻上来的荆棘刮破流着血,Arthur也不遑多让,格兰芬多的长袍上满是细小的口子与划痕。禁林深处黑黢黢的没有一点亮光,雨被阻隔在茂密的树林与肥厚的叶片之间,除了夜骐的马蹄声周围的一切都被寂静笼罩,Merlin默念:“LumosMaxima!”


他的魔杖尖端发出亮光,Arthur如法炮制,可两道摇曳的光无法让他们的情况有所改善,夜骐在马不停蹄而他们只能努力对付着伸进来要把他们刺死的树枝与被惊扰的蝙蝠。强烈的颠簸使Merlin脆弱的行李箱丢盔弃甲,被弹开的一瞬间嗅嗅立马蹦出了窗外(谢天谢地它这次没有执着于Arthur的金发),而Merlin绝望地注意到Arthur的视线落在他团在一起的臭袜子和四角内裤上————为什么那上面愚蠢的印着一枚金色飞贼呢?


Arthur玩味地看向Merlin,Merlin深深懊悔为什么要点亮自己的魔杖。


马车在一片陌生的树林里停下,车厢门自动打开,两人赶忙下车。他们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土堆,旁边的树木直达天际,茂密的树冠歪七扭八的纵横交错着,形成一个类似巢穴的模样。粗壮的树干周围有一些使人战栗的尸骸,Arthur想保不准那些骨架就是夜骐的,但也可能是马或别的什么动物。风吹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响声,两人紧紧握着魔杖,等待他们的未知让两个男孩草木皆兵。


“Merlin!”声音从巢穴中传来,Merlin警惕地瞪大眼睛看向黑暗之处,一股强风蓦然袭向两人,来不及防护便看到一条巨龙从巢穴中飞出。


Merlin从未见过这样的龙,它的鳞片如同钢铁般坚硬,锯齿状的龙鳞根据Merlin的直觉猜测它已年逾亿岁,金黄色的眼睛透着神秘而智慧的光芒,可惜牙齿却不再尖利被磨损的严重,同样不乐观的是他的前爪,龙鳞斑斑掉落。这是一条古老而珍惜的龙种,Merlin尽管叫不出它的名字,身为驭龙者却本能地对它充满敬畏与欣赏。


“那是一条龙?!”Arthur把魔杖握得更紧,一副背水一战的模样。


“放轻松,我想它并不会伤害我们。”Merlin伸手裆下Arthur手中的魔杖。


“哦?你怎么知道!我倒是认为我们会来到这里是因为现在是晚餐时间!”Arthur发出低沉的怒吼,不理会Merlin的阻拦仍旧手举着魔杖,嘴里还振振有词念叨着一条条防御咒语。


“Merlin·Emrys。不得不说你的父亲曾和我关系匪浅,如果他曾提到过我的话,Kilgharrah。”不理会Arthur的戒备,龙颇为友好地低下头颅看向两个巫师。Merlin在开口前一秒意识到他身边还站着一个碍事精,他不能贸然使用龙语,以免明天预言家日报的头条是他傻兮兮的照片。


“它是在说话吗?一条龙居然在说话?!他在说什么?”Arthur大惊小怪,Merlin不可遏制的叹了口气。很显然,如果想要和Kilgharrah进行交谈他就得先摆平那位格兰芬多魁地奇队队长。


“嘿,听着!如果想要我们活着回去城堡而不是少一条胳膊半条腿或者更糟————死掉,那就从现在开始,保持安静!否则我的魔杖可说不定会冒出什么咒语来!”Merlin转身对Arthur威胁道,他不知道有没有用,因为Arthur比他看起来魁梧得多,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听Kilgharrah要透露些什么。Merlin可不相信夜骐把他们带到这边只是为了让Kilgharrah与他旧相识的儿子叙旧。(Merlin把回到城堡就找猫头鹰给父亲写信列入行事清单第一行,如果能回去的话。)


“梅林印着金色飞贼的四角内裤啊!我这是被一个大耳朵拉文克劳威胁了吗?我吹口气就能把你大卸八块!”Arthur怒极反笑。


“而我根本就不用花力气!”因为四角内裤Merlin的脸涨得通红,大耳朵则红的更厉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Kilgharrah发出震耳欲聋的笑声,树叶被震动的簌簌往下掉落(有几片落在了Arthur的金发上),Merlin不懂它为什么笑,Arthur则不满于他完全听不懂那条龙在叽里咕噜些什么,并且它有令人作呕的口臭,一股腐尸与下水道的味道。


“哈哈哈哈哈.....这场景仿佛似曾相识,Merlin我想你已经注意到魔法世界开始出现了异常,尽管磨练重重,但你的天赋是开启命运的钥匙。”Kilgharrah用威严而充满深意的眼神看向Merlin。


“什么命运?魔法世界的异常?是指今晚成群的罗马尼亚长角龙吗?”Merlin恨不得手中的魔杖可以再亮一些,好让他看清Kilgharrah究竟想预示怎样的未来。


“Merlin!你在和这条龙说话!你能和它说话!”Arthur惊讶地看向Merlin,蓝眼睛瞪得圆溜溜还形象全无地张着嘴露出尖锐的虎牙。


Merlin决定无视这个金发菜头。


“龙群和你手中的龙蛋有关,运用你的天赋解开这个谜题,答案与你的命运息息相关,走错一步满盘皆输!动动你的小脑瓜Merlin!如果顺利,一切将会重启。”巨龙的话扑朔迷离又意味深长,Merlin面前的巨龙仿佛一位智慧的老者,而他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仅靠天赋懂一些魔法,用小聪明赢得全优的成绩罢了。


“我的命运?我的命运是什么?”


“Merlin,你的命运近在眼前。”


Merlin的脑壳被塞满了一堆沾了水的棉花,或者粘牙跳跳糖,纠缠不清晕头转向。莫名的战栗使他全身疼痛起来,脸上的血已经干了黏在脸上,身上被树枝抽打痛得青一道紫一道,肚子饥饿地对他又踢又打,鞋里不仅仅有冻掉脚趾的泥浆,还有崭新的扎根于他脚掌下的命运。


”后会有期,小巫师,如果有需要你尽管来这里找我.....”伴随着一阵狂风(Arthur认为还有它的口臭),Kilgharrah挥动羽翼飞向禁林更深处。


“所以....Merlin.....你能听懂龙说话.......这是什么魔法?斯莱特林蛇佬腔的进阶版?还是拉文克劳的?”Arthur在巨龙走后阴阳怪气地说。


好吧,问题一个一个解决。Merlin转身面对Arthur,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标准的八颗牙齿。


“我们为什么不收拾好行李尽快回到城堡里享用晚餐呢?说不定还能赶上新生的分院帽仪式!”一头黑色卷发脸上还满是血迹的男孩故作轻松地说到,只是一晚上的折磨让他看起来更憔悴瘦弱了。


Arthur·Pendragon,史上年纪最小的荣获《巫师周刊》最迷人微笑奖,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队长与击球手,学院的灵魂人物——————怒不可遏地把他头上的叶子扔到了Merlin脸上。


“我干脆把你当晚餐吃了吧,Merlin·Emrys!”





TBC

啊哈,爆字数了。

傻白甜的真谛就是,一开始Merlin的秘密Arthur就知道。: )不存在隐瞒的爱多好。

如果觉得不错的话请多留言!!

么么哒!!!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