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LumosMaxima 02

标题:LumosMaxima


配对:Arthur/Merlin


分级:大概会有到NC-17的一天


说明:HP设定,校园恋情。纯属割大腿肉喂自己糖吃,保证HE。


前一章请戳LumosMaxima的标签。

———————————————————————————————


LumosMaxima  02


Merlin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即便雨水用错综纵横的曲折把外面的世界划开,他也绝不会认错。


深绿色的鳞片光滑而充满力量,长犄角依然金光闪烁,仿佛一根根发光的魔杖在雨帘中傲然挺立着,挥动着的羽翼前爪几乎触碰到湖面,Merlin从未见过如此多数量的罗马尼亚长角龙比翼飞行。


发现长角龙的不止他们,Arthur打开推拉门探出头去,车厢外显然沸腾喧闹起来。学生们兴奋地不停敲打着玻璃窗,有些人口中念念有词地说着咒语,希望引起龙群的注意,更有学生打开窗户对着龙大呼小叫,另外一些人干脆拿着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还记得魔药课上Gaius教授怎么说的吗?罗马尼亚长角龙的犄角十分珍贵,磨成粉末后常用于治疗夺魂咒!有许多魔杖的魔芯便含有它的犄角!”一位有着亚麻色头发满脸雀斑的格兰芬多女孩儿不断拉着朋友的胳膊说。


“它们可真威风....可它们准备飞去哪儿?梅林在上,我可从没见过这么多罗马尼亚长角龙....你知道我叔叔就在罗马尼亚,收集龙的粪便与鳞片,但我敢拿三盒比比多味豆打赌,我叔叔也没见过这么多长角龙啊.....”一位赫奇帕奇的男孩儿如痴如醉地盯着长角龙,并不断按着相机的快门。


“这些家伙可比书里面大得多!只是....他们不是习惯生活在罗马尼亚吗?”


学生们兴高采烈的讨论一字不差地传入Merlin的尖耳朵。的确,这个季节不是罗马尼亚长角龙的活跃期,况且早在四十年前它们就被魔法部与火龙限制与活动局安全而隐秘地规划到了罗马尼亚保护区,建立栖息地。暑假在罗马尼亚度过的Merlin再清楚不过,那里每天至少有二十名成年专业巫师和驯龙者进行看守。进行如此大规模地迁徙必须要经过魔法部、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国际巫师联合会与《国际魔法保密法案》,可Merlin确信他在罗马尼亚期间,从未听闻父亲提过此次迁徙行动。


说不定直到明天《预言家日报》刊登了角龙迁徙的照片,魔法部才会得知.....


因为Merlin无比清楚地知道,角龙的迁徙不是为了生存或反抗,而是召唤。


懂得龙语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才能,自从Merlin三岁被他父亲带去工作场所围观挪威脊背龙,————凶悍好斗的小龙却亲昵地在Merlin肩膀上爬来爬去惹得他咯咯直笑时,Balinor便知道自己的儿子继承了家族与生俱来的天赋————成为一名驭龙者。


与蛇佬腔不同,驭龙者一族早在几个世纪前就因旧时帝王的偏见而遭到屠杀与迫害,甚至龙群也疲于奔命苟延残喘。几个世纪以来驭龙者与龙群们东躲西藏,终于在近代得到救援与理解。


Emrys家族是目前魔法世界仅剩的驭龙者,而魔法部与国际巫师联合协会一致认为,隐藏Emrys家族驭龙者的身份十分重要。大部分巫师虽然常见龙,几百年来却鲜少再听说过驭龙者,这个在魔法世界里被一部部童话书渲染的神乎其神的身份,或许只停留在传说中更为稳妥。并且有一些许激进派巫师们则慎重强调,驭龙者精通龙的语言,同蛇佬腔一样令人不安和胆寒,是魔法世界不稳定的威胁。为此,Merlin与父亲的驭龙者身份一直被小心地隐藏着。


身份可以隐藏,Merlin却无法抗拒本能。


他明显可以感觉到罗马尼亚长角龙是受到召唤才会如此明目张胆地飞行(Merlin不确定它们的旅途是否只乖乖呆在魔法世界里,还是到麻瓜世界也转了一圈),然而除了父亲与自己,谁还能召唤如此多的龙呢?


世界上真的还存活着别的驭龙者吗?


下意识地Merlin伸手去抚摸锡镴制大锅里莹白的龙蛋,他必须好好保护这颗奇怪又脆弱的蛋,尽管他也不知道是否有朝一日里面会出生一头小龙。


“那是什么龙的蛋?”显然Arthur已看完车厢的热闹,探回头拉上了推拉门,双手环胸坐在了座位上。


“我还不知道....我父亲是在一座古老的城堡里发现的,这可费了他不少劲儿,至今他腿上还有受到驱逐魔咒的伤疤呢!我是说....这是一颗古老的龙蛋,神奇生活管理控制司还没有确切找到关于这颗蛋的答案。”Merlin解释道。他从还没入学就知道带着一颗龙蛋走来走去必定惹人注目,果然几乎每一年都会不断有人带着一种Merlin认为不那么友善的语气对他和他的蛋刨根问底。


“那为什么你要带着这颗蛋上学呢?可以交给魔法部或者专业的部门,带着一颗蛋走来走去不是更危险吗?”Arthur盯着龙蛋,他出生于麻瓜家庭,直到Morgana接到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书他才得知原来自己的母亲是位巫师。但由于母亲生他时难产过世,他们的父亲致力于给姐弟俩的童年创造完整健全的麻瓜人生。


“想要摸一下这颗龙蛋吗?”Merlin微笑着把大锅里的龙蛋取出递给Arthur。


Arthur挑眉,半信半疑地接过Merlin手中的龙蛋。


瞬间一阵尖利地噪音(或许该称之为龙啸)穿破Arthur的耳膜,他感到手臂发麻手心则像是被火苗亲密舔吻般火烧火燎,他的头仿佛被施了钻心咒,剥床及肤的痛楚让Arthur的脸骤然发白。


“你的剑,Mordred,在龙息中铸成无坚不摧,这武器配得上最令我骄傲的勇士。”


一条白龙喷出磅礴的烈焰,那烈焰仿佛能吞噬掉广阔的平原,吞噬掉冉冉升起的新日,远方的城市着火了,墙壁上满是血迹。Arthur犹如漫过死亡之境,面前是Morgana冷酷坚毅的面容,手中拿着一把利剑让烈焰肆意灼烧,随后郑重地交给了一位年轻人。


Arthur看不清青年人的相貌,只听到他的声音还稍显稚嫩,但他运筹帷幄地在Arthur脑海中说着:“我必将用它赢取胜利,获得荣耀。”


“Arthur!Arthur·Pendragon!”Merlin一把夺过Arthur手中的蛋,显然面前的男孩在接过这颗蛋之后便遭受着痛苦。Merlin感到自责,他只不过想逗弄Arthur一下,就像对待往常那些对蛋好奇的人一样————但他没想过Arthur会有如此大的反应,Merlin觉得他的脸现在一定和Arthur一样苍白了。


刺耳的噪音没有了,脑海中炙热的烈焰与白龙也消散无踪。Arthur抬起头有些愤怒地看向Merlin:“那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这颗蛋除了我以外,其他人碰到,它都会发出龙啸。”Merlin心虚地用手指撸了撸鼻梁。


Arthur死死盯着Merlin,对面这个瘦弱的像是一辈子没吃过肉的男孩,此刻正用他兔子般的上牙齿撕咬着下嘴唇,眼神躲闪着自己的目光,Arthur敢打赌只要自己再装作难受的样子,他无辜的眼眶就会盈满泪水。但Arthur才不准备轻易原谅他,他可是被这个看起来无害的拉文克劳愚弄了呀!


如何报复Merlin的事可以先缓缓,Arthur还没有想好怎么整蛊他。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刚才的画面,憔悴而冷酷的Morgana和他印象中高傲又牙尖嘴利的姐姐大相径庭判若两人。那画面是预兆吗?还是单纯地碰到龙蛋后的魔法?Morgana身旁的青年又是谁?Mordred....这个名字难道不该只出现在BBC的电视剧或亚瑟王传说里吗?可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天知道整个伦敦光是叫Arthur的人就可以站满一条街啊.....


解不开的谜题让Arthur心烦意乱,在经历过方才的头痛欲裂后他越发感到马甲与风衣让他浑身黏腻又窒息,他看向窗外,罗马尼亚长角龙早已消失不见。腕上的劳力士表告知他还有不到二十分钟就将到达霍格沃茨,他起身从行李架上把行李箱拿了下来。一只手尽力把衬衫扣子解开(因掌握不好力度扣子被扯掉滚到了沙发上),一只手打开行李箱胡乱翻找————他的衬衫领带与巫师袍难道被放到最底层了吗?


Merlin握紧魔杖紧张极了,在看到Arthur解衬衫扣子的时候————他以为Arthur会站起来收拾好行装然后狠狠揍他一顿。


但显然Arthur只是想要换上格兰芬多的长袍罢了。在他终于在把行李箱弄得一团糟之后他找到了他的格兰芬多领带,衬衫与巫师袍,上面绣着一头威风凛凛的狮子。脱掉衬衫与马甲让Arthur手忙脚乱,他的衣服总是不听他的使唤!扣子永远不会乖乖解开或系上。在把衬衫脱掉之后他是不是听到了Merlin的笑声?


他狐疑地看向行头也一团糟的Merlin,谢天谢地他只是在看窗外的风景,否则光着肚皮的Arthur可不敢保证他会不会真的把拳头招呼在Merlin的右眼眶。


Merlin知道他现在如果笑出声一定会遭到Arthur的殴打,或者被施个咧嘴呼啦啦之类的咒语。但不笑真是太难了,比考O.W.Ls考试还困难。Arthur正与他的格兰芬多衬衫奋战,他系错了扣子导致衬衫领子一边高一边低;而在脱马甲的时候他又把他的头发变成了鸡窝,有几根金发顽强地矗立在他头顶上,Merlin敢说即便在Gaius教授的魔药课上制作的生死水爆炸了,头发也不会比Arthur此刻的更乱;哦....现在他着手开始系领带....(系领带Merlin还是很拿手的,尽管他家境不富裕,但母亲一直教导他的穿着要整洁。今天除外,飞路粉和烟囱的灰烬没法儿避免)....他打的结完全是错误的....现在那个领带结彻底变成了死结......


Arthur最后放弃了,把领带随意地挂在脖子上后就套上了格兰芬多长袍。这让他和Merlin没什么两样,邋邋遢遢的,而不是之前管家给整理好衣装的帅气模样。把马甲和风衣胡乱塞进行李箱后匆匆上锁,不想给别人看到他乱七八糟的行李箱和团在一起纠结的袜子。他又瞟了一眼Merlin,男孩儿依旧手托腮一副对窗外风景很着迷的样子。


随着火车的汽笛声,他们到达霍格沃茨了。




TBC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