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LumosMaxima

标题:LumosMaxima

配对:Arthur/Merlin

分级:大概会有到NC-17的一天

说明:HP设定,校园恋情。纯属割大腿肉喂自己糖吃,保证HE。



—————————————————————————————————————

LumosMaxima 01.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同窗外瑟瑟抖动的白杨树山杨树商量好似的烦扰着Arthur的思绪。这节车厢只有Arthur一个人,临窗而坐,桌上摊了一堆书籍与资料。很显然,霍格沃茨特快专列用魔法屏蔽了一切麻瓜的电子设备,甚至Arthur认为可能在国王十字车站就有巫师设下的小把戏,他的手机总在那附近失去信号!笔记本电脑没法用了,尽管Morgana一再向Arthur强调,在霍格沃茨笔记本电脑甚至Ipod形同废铁,但Arthur如同向21世纪致敬似地依赖电子产品————在他暑假回到麻瓜世界的时候。


窗外山坳与白杨树的轮廓越发模糊起来,Arthur放下《税收的历史》用手指搓揉额头,财务金融总是让他头昏脑涨。这时走廊发出嘈杂的声响,下一秒隔间的推拉门就被拉开了。


“能搭把手吗、我的朋友?”


门口站着一个纤瘦的男孩儿,黑色的卷毛头发,尖尖的大耳朵,穿着脏兮兮的素色巫师袍,魔杖插在口袋里,左手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东撞西撞(Arthur猜想行李箱里说不定有一只窥镜或者妖怪们的妖怪书),右侧胳肢窝里则费力地夹着一口锡镴制大锅。而大锅里,堂而皇之的放着一颗蛋。


那是颗龙蛋。


“我认识你吗?”Arthur双手环胸看着门口狼狈的男孩。


“我叫Merlin,Merlin·Emrys!”


Arhur当然知道面前的人是Merlin Emrys。整个霍格沃茨只有他可以抱着龙蛋招摇过市!


“所以我不认识你。”


“不。”


梅林的胡子啊!Merlin想他可能知道自己面前的人是谁了。金发,趾高气昂地姿态,穿着一身奇奇怪怪的麻瓜服饰,(Merlin并不认识BURBERRY)行李箱上格兰芬多的狮子徽章————Arthur·Pendragon。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队长与击球手,史上年纪最小的荣获《巫师周刊》最迷人微笑奖。(Merlin觉得那个奖傻透了,但周边拉文克劳的女孩儿们却津津乐道)


“不过,你叫我‘朋友’?”


说罢,Arthur站起身,帮Merlin把他吵吵闹闹的行李箱放到了车厢行李架上,并不在意行李箱上的泥巴蹭脏他的BURBERRY新款风衣。


“哦!谢谢!”Merlin有些受宠若惊。他一直以为Arthur高高在上,和他的“骑士团”们在格兰芬多作威作福,顺便每一年在魁地奇比赛上把拉文克劳打得落花流水。


“Arthur·Pendragon。”Arthur友好地向Merlin伸出手。


“你好!”Merlin局促地把自己的手在袍子上狠狠蹭了蹭,试图蹭掉污渍,然后用力握住了Arthur的手。干燥,温暖,有一些粗糙(或许是因为常年握着飞天扫帚)。


“真是谢谢你,没有多余的车厢了,有些人并不想让我进去坐....我的意思是....我的大锅和行李箱都很占地方....行李箱里碰巧有只嗅嗅。”挠着头,坐在Arthur对面的巫师显得越发不自在了,仿佛吃了胡椒小顽童,耳朵与脸颊红了一大片。


行李箱里碰巧有只嗅嗅?Arthur挑眉,他可不喜欢嗅嗅。看来传闻没有错,拉文克劳的年级尖子生Merlin·Emrys是个彻头彻尾的怪人。从一年级入校之前,就获得魔法部与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的许可,堂而皇之地带着他的宠物——一枚未孵化的龙蛋,进入了霍格沃茨。之后更是多年拿到了魔法史、古代如尼文、魔咒课与变形课等全优成绩使得拉文克劳连续四年夺得了学院杯————直到去年Arthur成为了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长,才让学校礼堂被红色的狮子装饰一新。


Merlin确认自己并不擅长交际,他说话时常带着口音,有一对奇怪的大耳朵,许多人不愿意跟书呆子交往,他还有些后悔在Arthur面前提起‘嗅嗅’,尽管看不懂Arthur的麻瓜服饰但也知道那一身衣服价值不菲并且十分得体。反观自己,因为在罗马尼亚帮助父亲训练中国火球(一种火龙), 他的巫师袍被烧得坑坑洼洼,满是污渍与龙的粘液,并且来不及去对角巷到摩金夫人的店买新的巫师袍子,就匆匆忙忙用飞路粉到达了国王十字车站。哦、他还忘了去古灵阁取他少得可怜的银西可。


彼此寒暄之后,Arthur不再说话,继续看书,尴尬便肆无忌惮地弥漫在车厢。


Merlin饥肠辘辘,可他身上只有不到十个纳特,他没有猫头鹰可以给父亲捎信嘱咐他送钱过来,对面的Arthur端正地坐在窗边看一本名为《税收的历史》的奇怪的书。Merlin甚至不敢用魔法烘干湿透的鞋,他的脚趾肯定冻得通红而那里面又灌满了泥巴。到达学校还很久,他已经开始想念霍格沃茨温暖的壁炉和香喷喷的宴会晚餐了。


约莫着到了中午,过道上传来了一阵阵地嘈杂声,Merlin觉得有幽灵使劲拽着他的肠胃,那声音太熟悉了,是兜售零食的餐车。


他只有不到十个纳特,最多可以买两个吹宝超级棒棒糖或甘草魔棒。然而那些并不能果腹,Merlin知道自己的家境并不富裕,并不是说他家穷,他的意思是.....他的父亲是魔法世界首屈一指的驯龙专家,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与魔法部都给了父亲客观的收入,然而,父亲更愿意到国外研究或驯服龙。时常不小心因为驯龙烧毁别人的房屋、烟囱、为此他们家需要经常赔付别人大量的西可与加隆,而研究龙血与龙皮就更费钱了。母亲则痴迷于研究烹饪魔法,虽然出版了诸如《一秒让你的布丁变美味》等书籍,然而Merlin对于母亲的厨艺并不苟同,因此母亲也未给家里带来更多的收入。


但显然,和餐车一起来的,不仅仅是Merlin吃不到的零食而已。


“Hey,Arthur!”结伴而来的男孩一头卷发狂傲不羁,褐色的眼睛显得精神又风流帅气,而身旁是他勾肩搭背的壮硕男子,Merlin坐着看他简直要有两米高了!值得一提的是,卷发男孩儿手里还举着一杯,那是什么,黄油啤酒吗?


“Gwaine!Percival!”Arthur打招。


“嘿,My lord~看看我从霍格莫德偷偷带来了什么好东西?哦...你是....拉文克劳的Merlin?”


“哦...是的,Merlin·Emrys!”被冷不防牵扯到话题,Merlin赶忙应对。他的脸色瞬间苍白的更像是吃了一个鼻涕虫,显然门口的两个男孩也即帅气又熠熠发光,只有自己狼狈的像是从粪堆儿里爬出来的可怜蛋儿,而且他该死的觊觎Gwaine手里的黄油啤酒。


“久闻大名!传闻中的拉文克劳之光~我是Gwaine,这位石头怪是Percival,格兰芬多的击球手与守门员~如果你关注学校的魁地奇的话。”Gwaine露出调皮又狡黠的笑容,让人觉得他不怀好意,然而他的语气是那般真诚。


“Arthur,Morgana和我们在前面的车厢玩桥牌,你要参加吗?”Percival发声,声音低沉。但不知是不是Merlin的错觉,似乎他并不喜欢自己。


“Hey,Arthur!“Gwaine插嘴道:“我和你称兄道弟了五年,你却从来没有向我介绍过麻瓜们的游戏,那桥牌有趣极了!我真是难以想象麻瓜们有这样的智慧~Percival这呆瓜决定冷眼观战,加入我们吧!我们这儿有整整半桶黄油啤酒和美味的南瓜馅儿饼!”


眼前的Gwaine远和传闻中游手好闲热衷流连花丛的名声不符(也或许因为他不是姑娘,不会有机会被他惹得掉泪珠儿),Merlin认为他充满活力,就如同他手上端着的黄油啤酒,即便是三言两语也能让人情绪高涨。他当然观看过格兰芬多的魁地奇球赛,尽管他不热衷还偏颇地认定玩儿魁地奇的都是傻大个儿,但不可否认他们的确是魁地奇的一把好手。


“不了,你们去玩儿吧。”


“又和Morgana闹别扭了,Pendragon家怕姐姐的小王子?”Gwaine调笑,并在Arthur抽出魔杖前飞快地跑走。Perciva向Arthur做了个鬼脸后也跟随Gwaine而去。


Gwaine带走了黄油啤酒,餐车也不知去向,Merlin肆虐的饥饿感却偃息旗鼓。Merlin心想他可能是饿过头了,但不饿总比饿着强。


Merlin从没觉得这趟旅程时间这么长,Arthur一直埋首于他看不懂的麻瓜书籍,他自己也没什么事可干。他没有办法打开行李箱拿出课本或者别的什么,因为行李箱里有只他抓到的嗅嗅,他怕一打开箱子嗅嗅就到处乱蹦,而结局可想而知————被Arthur踹出车厢。


偏偏是一只嗅嗅。


拉文克劳与格兰芬多一起的课程并不多,占卜课与古代如尼文还有三年级的草药学与四年级的神奇生物保护课。格兰芬多总是和斯莱特林的课程在一起,而拉文克劳更偏爱于温和敦厚的赫奇帕奇,或许教授们与Merlin的想法不谋而合。


而Merlin对Arthur印象深刻,也是因为,四年级的神奇生物保护课。


要知道,Arthur一入学就得到了全校广泛的关注,帅气的样貌,显赫的家世,尽管出生于麻瓜家庭,但Merlin还记得在分院帽念到他的名字时,所有麻瓜出身的学生们都沸腾了。传闻三分之一英国的麻瓜财产都归于Pendragon家族,而另一则耸人听闻的传言是,古灵阁二分之一的财产,只归属于Arthur·Pendragon。这无从考证,但有家人在古灵阁工作的斯莱特林学生却说得言之凿凿:“妖精头头们亲自接待了Arthur,把他领到古灵阁最深处的地方取数不完的珠宝与加隆。”


总而言之,Arthur耀眼的如他金光灿灿的头发。


而在四年级神奇生物保护课,教授介绍了嗅嗅的属性————一种喜爱金币与亮闪闪宝物的小精灵。两个学院的学生们进行分组实践操作,让嗅嗅们引领学生找藏在土地里的金币。几乎所有人都喜欢嗅嗅,它们是找到钱财珠宝的好帮手,除了Arthur。


因为在打开装满嗅嗅的笼子之后,几只嗅嗅不约而同地,冲向了Arthur金色的头发。这让在场的学生们哄堂大笑,当然也包括Merlin,在他记忆里笑的最欢乐酣畅的还是今天拿着黄油啤酒的Gwaine咧!而气急败坏的Arthur用了好几个缴械咒与驱逐咒都没有办法使拽着他头发耀武扬威的嗅嗅们离开,显然魔法对于精灵们稍打折扣;教授变出了更多加隆,可惜嗅嗅们只衷心于Arthur耀眼的头发。


最后的解决方案是Arthur被教授带着去了校医乔安娜夫人那里,把他的头发变成了暗沉的黑色,才成功驱逐嗅嗅们。


那件事让Arthur再次名声大噪,霍格沃茨的学生们甚至编了首诗,吟诵Arthur比黄金更灿烂的头发。可惜当事人似乎并不买账,对于诗歌不屑一顾到了极点,据说还和吟唱诗歌的学生发生了口角与争斗。


据上所述,打开行李箱释放嗅嗅,绝不是什么好主意。


Merlin沉浸在两年前的嗅嗅事件,不自觉地笑开了花,不得不承认当时Arthur的模样滑稽好笑极了,张牙舞爪地试图驱逐嗅嗅。嗅嗅们却陶醉地捧着他的秀发喃喃自语,有的甚至还欣喜地流出了眼泪。


“Merlin....窗外.....那是什么......?”


Arthur疑惑的声音骤然响起,打断Merlin的回忆,他看向窗外,顿时觉得饥饿感犹如台风过境狂暴地扫遍他全身。


窗外是成群结伴飞行的罗马尼亚长角龙。



Fin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