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柒日。————— Sam Winchester.2015.05.02.32岁生日贺文

壹日*What would I do without you?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Sam几乎是在开门的一瞬间就让自己的酒窝绽放在了颊边,当他闻到那股浓郁的曲奇香甜。


“生日快乐,我的寿星小甜饼~”Jessica走上前拥住Sam在他唇边落下一个吻,她的身上还沾染着枫糖浆的味道,而Sam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Jess的吻更甜蜜的了。


“Jess,你今天美极了。”Sam微笑着追加亲吻,让唇流连在她脖颈处甚至用牙齿轻轻噬咬。


“为了你。”Jessica显然再了解不过Sam的脾性,娇笑着推搡他健壮的胸膛。“嘿,现在可不是正确的时候,


我做了番茄汤与牛排套餐,还有蛋糕和曲奇。”


于是Sam让自己的笑更张扬,环抱着Jessica黏黏糊糊地走进餐厅厨房,很显然他美丽的女友为他的生日煞费苦心,餐厅被装点的温馨而极尽所能地浪漫别致,昏黄的灯光与饭菜的香气让一切都充满暖意,这里比以往更像是Sam梦寐以求的,家的模样。


“你确定不叫Tom他们来家里办个生日Party吗?我想那样会热闹一些....”Jessica拉着Sam的手让他坐在椅子上,转身去端牛排与沙拉。她就是知道,她的男朋友在吃肉前总要先得让蔬菜们打头阵。


“不用,我更愿意今天和你一起度过。”Sam的目光胶着在心爱之人身上,看着她为自己站在炉灶前用汤勺搅拌番茄汤。Sam显然比平常人有更多机会见识‘魔法’,那些用拉丁语吟诵的邪恶腔调,巫毒诅咒使人痛不欲生,但他开始怀疑是否在不易察觉的当下,有魔法悄然降临。否则他为何会听到仿佛低语般优美的音色,在他心中不断回响。


“Jess, 你听到了吗?”


“听到什么?”小心翼翼地把番茄汤呈送,Jessica手托腮笑的熠熠发光。


“音乐盒发出的曼妙音乐啊,难道不是你一直在我心中转动那小小的发条吗?”


对面的Jessica微笑着切好一块牛排递进Sam嘴里:“亲爱的,我明白你为什么选修西方艺术与诗歌了.....”


“只是为了更好的练习古拉丁语。”还有,为了追你。


生日餐吃的甜蜜餍足,饭后的甜点曲奇饼与奶油蛋糕Sam也欣然接受,尽管Jesscia一直抱怨这个生日过得有些冷清简陋,Sam也只是用宠溺的笑与吻来回应。


在生日即将结束的几个小时,Sam和他的宝贝窝在他们自己的小天地,Jessica靠在他的怀里握着他的手玩来玩去,而Sam总是不安分的蹬着毯子以确保盖住脚趾——这张床对他来说还是小了,他决定把奖学金拿出一部分订做一张更大的床。两人漫无目的地聊着天,聊着将来的规划。


“我希望以后家里墙纸的印花更素雅一些,我真是受够了我妈妈的品位,那些浮华的彰显富贵的贴纸!”essica无法忍耐地抱怨。


“比起墙纸,我觉得我们更需要一只忠厚的狗狗。”Sam比手画脚地提议:“我离家那段时间曾以前养过一只黄金猎犬,叫Bones,你真该见见那个大家伙!虽然我只养了它一段时间.......”


离家期间,在Sam看来是值得珍藏的回忆,难得的自由与放松。没有猎魔,没有子弹与伤口,没有父亲强硬的命令与Dean迫不得已又心甘情愿的遵循。他有一个自己简陋的小屋子,一只陪伴着他乖巧懂事的狗,一些玉米片和Pizaa汽水,足够让他放下心里所有的包袱,放肆的幻想一回自己也会有属于正常人的生活。


尽管只有短短的两周而已。


之后就是Dean的担忧冷战与父亲怒不可遏的指责————“自私,怯懦,任性的Sam Winchester。”


瞧见Sam蓦然下垂的眼眸,Jessica把脸靠在Sam颈窝处搂紧他。“Sam,今天生日你家人有联系你吗?”她并不是特别了解自己男友家里错综复杂的争吵与纷争,她最多次从Sam嘴里听到的名字是他的哥哥,Dean Winchester,而Sam总是不愿意多提及他的家人。仿佛这个让人羡慕的斯坦福高材生在他家里十恶不赦。


“Dean给我打了电话,他想他醉了不止一点点,说话前言不搭后语,不过还是向我表达了生日祝福。”把玩着Jessica的头发,Sam想起和Dean的通话。他在明尼苏达州和父亲猎杀水鬼,支吾着不肯说更多细节,好像多说一句关于猎魔的事儿就会引起自己反感似的。“娘唧唧的Sammy也终于21岁了,我简直没法想象你以后大腹便便坐在办公室看报表的样子!那逊爆了伙计!”Dean醉醺醺的承诺会寄明尼苏达州的明信片过来,说那里有很多美丽的湖泊,娘唧唧的Sammy一定喜欢。


“我一直不喜欢父亲的强势与管制,他那种教育没有多少人会认同,我也气恼Dean对他的唯命是从。我有时甚至觉得父亲并不把Dean当自己的儿子,那对任何一个孩子来说都太严苛残酷了。可Dean并不这样想,他把自己训练成一个士兵,我敢打包票整个美国也找不到比我哥更优秀的兵.....我只是,感觉到了背叛。但事实上,我无法欺瞒自己,我其实很想念他。”


想起Dean,Sam心中冒出了些许酸楚的气泡,升腾在心中随之破裂。他不知道未来他和Dean的交集是什么,无论他如何劝说Dean还是站在父亲那边,举起散弹枪毫不犹豫地猎杀鬼怪;然而他清楚他的哥哥理应得到更好的,一个让人尊敬的身份,一份安全而优渥的生活,或许还需要一个他心爱的女人和一所漂亮的房子。而不是现在这样,每日朝不保夕食不果腹的和父亲风里来雨里去,盗取信用卡诈骗,假扮各种身份,在随时可能的每一秒负伤,颤抖着咬紧牙包扎,他们甚至没有无菌的纱布与绷带!


Dean Winchester幼稚好色谎话连篇,赌博偷窃更是信手拈来,然而Sam知道他哥为了正义为了救赎他人付出了多少,他美好可贵的品质并不会因为这些瑕疵而黯淡一丝光亮,从4岁开始他就是他心中的英雄,可英雄不该落得如此狼狈下场。Sam忍受够了这种生活,却无法忍受这样眼睁睁地看着Dean甘之如饴。


可Dean并不这样想,他把这看做逃离,看做背叛。


“Sam,我也有姐妹,我的意思是说,我虽然不清楚你们家具体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显然你吝啬于告诉我关于你家的‘小秘密’。但是意见相左也好,争吵冷战也好,你们始终是家人,我知道你对家人的爱毫不逊色于你的兄长与父亲。可或许在这同时你们更该学会如何坦诚的表达,愤怒、感谢、思念与爱。试着坦诚!你知道......‘爱,意味着永远不必说对不起。’”


“这句话是莎士比亚说的吗?”轻柔的吻落在Jessica的额头,Sam柔声道。


“埃里奇·西格尔吧......”回应甜蜜的吻渐渐变热切。


“说真的,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双手捧着Jessica的脸颊,看着心爱的人眼眸灿若星辰,她总能恰到好处的给予他灵魂的抚慰。吻从小指指尖到睫毛前端,全世界所有的用词Sam都细细搜索滴水不漏地全部找过,却找不到一句足以表达他心意的话,只好珍重郑重地说:“Jess,我爱你....”


“Sam,我也爱你。”爱怜地抚上Sam的发丝,Jessica愿用一生珍惜眼前这位让她如一簇颤动的火苗那样战栗如飞鸽一般振翅的男子。


“音乐盒的发条你要保管好。”


“好。”


21岁的深夜,Sam透过月光静静凝视在旁酣睡的Jessica,胃里还残留牛排沙拉与番茄汤,鼻尖萦绕她清爽的气味,只要他低头就可以吻上她的嘴唇....


是的,他或许不了解所谓正常的家庭,也没练习好如何坦诚,但在这一刻他无比确信,家就在他眼前。




-----------------------------------壹日·完-----------------------------------------


壹日完啦,睡醒写贰日。Sammy生日快乐我最爱最爱你了啾啾啾!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