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关于Mr·Curly的三十天挑战

DAY11:颜值巅峰的作品——《Why Stop Now》

对于这个主题我是十分反感的,为什么?这不就是明摆着让我赞颜么,你说我夸赞了杰西的颜,是不是显得我特别肤浅,特别爱他的皮囊,我明明更爱他的灵魂!这是变相在贬低我对杰西艾森伯格先生的爱。

我是拒绝的,但是既然出了题,我就得答。

哪部颜巅?这我就不高兴了,你就干脆说哪部不是颜巅吧?他的脸有变化吗?变化无非不就是花椰菜被收割然后寸头小卷毛一段时光,就会又收获一颗软软的花椰菜?当然了,偶尔花椰菜会被高科技药水和高温变成帅气的直发或纹理烫。

我对花椰菜很钟意,但是也很喜欢其他发型。

《鱿鱼和鲸》里,杰西的骨骼还是完全青少年的模样,年代的关系,男友衬衫配吉他,深蓝色夹克和浅色牛仔裤,衣着搭配是再干净不过的少年感。手腕极其纤细,偶尔冒一颗可爱的青春痘,就是奶油蛋糕上的小点缀;白色的大T恤同白色的针织线袜,比白色更白的是活生生裸露在人们心尖上的修长双腿。

少年的蓝眼睛,比猫还灵澈通透,被父亲伤害了,被女友抛弃了,头发湿漉漉地带着怒意和委屈质问母亲,把弟弟护在身后;穿着小西装弹着吉他唱Hey You,被女朋友压在浅色的床单下,父亲的情人轻轻撩过少年额前的碎发,在纽约自然博物馆面对鱿鱼和鲸鱼的雕塑侧颜。

此等少年,像从深邃海洋中历经劫难才奔涌至脚踝的碎末浪花,像星空下的空旷岛屿,被折射出月光的地上碎玻璃;像你砸进松软雪地上时仰望的淡蓝色云烟,像关乎你年少轻狂的那一场浪漫探险...

《冒险乐园》是蓝色的廉价文化衫灰色的卫衣帽衫,蓬乱松软的卷发和始终嫣红的嘴唇,他望着那个酷酷的女孩儿,深陷于地下丝绒的吟唱深陷于女孩的眼眸。他们在烟火下并肩相拥,他们在纷乱又闪烁的游乐园里奔跑玩乐。泳池的水冲刷过男孩儿的躯体,纽约的雨瓢泼过男孩儿的卷发,灯影下的剪影是亲吻和更多亲吻...爱情,烟花,游乐场,酒精和草原上的作家,再混乱肆意不过了....

谁能抗拒引诱一只天使的堕落呢?《犹太毒贩》里的Sammy既是原罪的化身,他的犹太小辫子,黑色的大檐帽,咔嚓剪短的头发,光阴筹措下羞涩生疏的舞蹈。他那么机智又错得那么彻底,无辜澄澈的眼神下罪恶蔓延,被卷进唇里的药片也包裹着良知的糖衣...天使被引领进失乐园,品尝过饕餮,触碰了情欲,多光怪陆离又多缤纷斑斓的世界,约束和自省再没有了,去逍遥啊,去造作啊,天使堕落在人间,欲望振翅于天际。

还有比天使堕天沉溺世俗更罪恶的美吗?

《The Double》还需要更多语言去赘述吗?蓝色金色的光影如果还不够诡谲华丽,公车上Simon的眼泪如果没有震慑人心,被桎梏的手铐,沾染白色衣襟的鲜红血液也足够抓紧你的心脏,扼住你的喉头。够了,Simon的眼泪有多心碎柔软,James的笑容就有多邪恶猖狂。两个重身的目的,既是要你心脏,要你心脏,要你心脏。

我用很多文字去表达过我对《猛于炮火》的喜爱,在我看来这部同样在讲家庭,同样是以兄长的角色出现的故事,简直就像是兜兜绕绕多年再次向《鱿鱼和鲸》的一次重逢和升华。直发,蓝衬衫,灰色深蓝色针织衫,屏幕前被刺痛的眼眸,趴在床上酣睡时的乖巧,初为人父的彷徨与温柔,天啊...这个角色的行为多么下作啊,我却那么爱他。

失去小胡腮和离子烫的Jerk·Daniel·Atles,重新拥有了寸头和黑框眼镜。手机壁纸是咖色扑克牌,暂停的雨滴下是通红的鼻尖和梦幻的光晕,雅痞至此,没有床伴亦担当得起Lover的名号。他在伦敦把雨停了,把全世界七十亿个灵魂也偷走了,被砸出来的涟漪,留下的雨衣,而人们甚至不知道这位骑士真实的名字。

魔术师,Now You See ME,都是偷心的坏东西,没辙。

写了这么多,我为什么要选《为何中止》当做颜值巅峰的电影呢?因为之后的选择题里恐怕没有这部电影出场的机会。况且弹钢琴说西班牙语的杰西,穿校服戴墨镜的杰西,在母亲面前哭泣崩溃又在家人面前据理力争的杰西,多美好啊...

在车盖上练习钢琴的手指,在卫浴间湿漉漉的少年,在评审团面前带伤演奏的钢琴家,穿着黄色夸张卫衣噼里啪啦说西语的机智小子,嗑嗨了晕乎乎的小傻瓜,灯光夜幕下带着船长帽子微笑的甜蜜男孩...真好看啊,由衷地感谢造物主。

颜值巅峰?不存在的,我那么爱他,就算八十岁了佝偻着背,语速快如光速手舞足蹈,他也是我最爱的小老头,我仍爱他被岁月亲吻过的眉眼。

何况是现在?何况是现在?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