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关于Mr·Curly的三十天挑战

DAY9:看完之后努力理解还是觉得一脸懵逼的作品——无。

目前没有遇到哪一个作品是我看完无法理解的。但《The Double》算是我看了两遍才彻底搞清楚故事线的电影。因此如果要推,我会试着推一下《The Double》。

“人是思想轻浮和其貌不扬的生物,他可能像象棋手一样,只喜欢达到目的的过程,却不喜欢目的本身。”但先生们,须知二二得四已经不是生活,它已经是死亡的开始了。

“有修养和规规矩矩的人若不是对自己的无限苛求,并有时藐视自己达到了愤恨的程度,就不可能是有虚荣心的。我是胆小鬼和奴才。我这么说丝毫不觉得难为情。我们时代的一切规规矩矩的人都是,而且不能不是胆小鬼和奴才。这是一种正常的情况。我深信这一点。规规矩矩的人是被这样造就和据此而安排的,他不是当下由于什么偶然的机缘,而是在一切时候都总应该是胆小鬼和奴才。这是世上一切规规矩矩的人的自然规律。”

而作为很喜欢Jesse与Mia的影迷,自然也把Simon和Hannah的互动翻来覆去看了好久。

被忽视、被霸凌、毫无运气可言、从不被上司赏识、连他的母亲都觉得他是一个极其怪异的人。Simon如此微不足道。电影压抑诡谲的气氛把他塑造得极其可悲,他几乎是透明的,没有人把他当做一个生命来看待。他那么孤独地蜷缩在格子间做重复单调的工作,随时会被取代,随时会被碾碎。直到他遇到公寓对面的女孩Hannah,他苍白悲戚的面容中才出现一点点身为人类的欢悦。

完成枯燥机械化的工作,他回到体制下的集体宿舍,狭小的房间里尽是夜色的晦暗;他有一台小小的电视只能接收一个频道,不断重复播放着外星大侠客和电子音乐;他时常拿着透明玻璃杯,用来喝水;每当回到家,他就孤零零地坐在他那张单薄的铁床上,脱掉工作用的皮鞋换成白色帆布鞋,有些迷惑还有些沉迷地盯着电视,半张脸都被阴影吞没。随后,时间逼近他果断地关掉电视,靠近窗外拿着望远镜,看向窗外另一栋宿舍的女孩Hannah,当睫毛靠近望远镜镜片时,神情有一瞬的自责更多是飞蛾扑火。

Hannah习惯把手指刺破,用鲜血在玻璃或纸张上作画,然后嫌弃地撕掉,扔进垃圾桶。Simon便悄悄从垃圾桶中把那些私人小画作拾回,拼贴完整,小心翼翼地保存。两个年轻鲜活又孤独绝望的人,Hannah靠心中的幻想与鲜血证明自己存在,Simon依靠望远镜与Hannah来证明自己仍在苟活。

“在你不知道我存在的情况下,我其实已经从头到尾,完整的爱过你十遍了。”

Simon微小的、隐秘的、不带情欲的爱了Hannah很久,爱她的金发,爱她的画作,爱她的孤独,亦爱她的灵魂。

我很喜欢这部电影,无论是剧情还是台词甚至是光影。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