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逾时不候。

年少的时候我大无畏敢讲“永远”,情真意切笃定当然。

我永远喜欢这个水果,我永远喜欢这首歌,我的电话永远为你敞开,我永远是你的朋友,我永远爱你,诸如此类。

但经年累月,感知到际遇与时空的强劲残忍。

喜欢的水果因糖分过多容易致癌慢慢不吃了,喜欢的歌因为心事不想再听,永远敞开的电话沦落到号码都失去,永远的朋友不知不觉渐行渐远,永远爱的人会在午夜从朱砂痣变蚊子血…

这个世界太快了,碎片把我们挤压切割成断裂的人格与灵魂。

东南西北我追逐过很多山河,我渴求踏入更多的国度。我会和朋友,那些我爱的人约定,我们要躺在草地上看云,我们漂浮在海上看星星,我们在满是白雪堆砌的小屋里蜷缩着看电影,我们坐在被太阳炙烤到酥软的阳台上看书喝咖啡…

后来这些我一个人实现。

这不是狼来了的故事,也没有什么小美人鱼的等待。就只是,我有空而你凑巧没有,你出发了我被现实困住双足。

索性这些年,也翻越过山川然后在人流穿梭的地铁站飞机场完成一个个温暖的拥抱,亲口说一句见到你真好。

我和一个又一个朋友究竟约定过多少次呢?我安慰自己,我替你先把洱海的蓝色记录下来,台北今晚的雨瓢泼了些,不过美丽华摩天轮仍然转着一圈又一圈;阳春面一定和你的口味,外滩的夜景去几次都流连忘返;凤凰与曾厝安都适合懒洋洋,沙面和迪士尼我们可以慢慢拍照慢慢玩……

但不是的,那些一个人的旅程与携伴而行终究不同。我的口述文字与照片,也终究不是你站在那片蓝天下提前擦好的防晒霜,不是大雨贱湿过的你的脚踝。

那些未完成的约定,我仍旧抱持着期许等待我们共同完成。可我不再能肯定,这份期许的期限究竟何时会完结。

在我们还未拥抱之前,星球永远在自转,小小的岛屿被淹没消失在地图上,我们也可能把彼此走失了。

因此,我必须分秒必争,在爱意还未熄灭之前,在死亡还未到来之前,在无疾而终,在不告而别,在时过境迁之前,来到你和你和你的面前。

去完成我们的约定,从出发到告别。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