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在社交媒体和算法程序大行其道的当下,对于何为情色的看法已经不再仅仅是从私人领域到公共领域的运动,也不再仅仅是关于受过教育的少数人的特权。相反的,带有情色意味的每一个作品,都被置于大数据和算法程序的检视之下,这种检视恰恰剥离了作品背后的社会背景、文化建构以及符号性含义,不可避免地将一幅作品肢解、分离,从中提取中带有性意味的元素和器官,为其贴上色情的标签。

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2017年1月,一位意大利博洛尼亚作家Elisa Barbari在自己的脸书主页上使用了一尊在博洛尼亚内图诺广场伫立了5个世纪的海神尼普顿(Neptune)雕像。在上传照片后,Elisa被脸书告知,“该图片明确包括色情内容,过度展示身体,对身体部位有着不必要的关注。即使是出于艺术或教育的目的,也不允许使用裸体或敞开胸怀的图像或视频。”这并非脸书第一次对艺术作品进行审查。在此之前,上文提到的库尔贝名作《世界的起源》也曾遭到审查。事情发生在2011年。一名法国教师在脸书上传《世界的起源》,之后被冻结账号。

情色艺术品在数字化时代遭遇的审查,与情色(eroticism)和色情(pornography)之间难以划分的界限密不可分,二者都可能涉及身体的暴露。关于情色和色情的定义也有很多争论。一般而言,通常的共识是色情是含有明显性场景的描述,目的直指性描述本身,而情色的目的则是讲述一个包含性主题但不限于此的故事。女权主义作者Gloria Steinem指出,情色之于色情的区别,就好比爱之于强暴,好比尊严之于羞辱,好比伙伴关系之于奴隶关系,好比愉悦之于痛苦。但也有评论家指出,情色和色情在本质上并无差别。女权主义者安德里亚·德沃金(Andrea Dworkin)就曾经指出,情色只不过是高级的色情罢了,情色的制作更加精良,得到的好评更多,执行得更好,包装得更好。和色情制品相比,情色制品是为更高阶层的消费者服务的。要想在色情和情色之间划清界限,其难度不亚于让算法程序分辨何为淫秽色情何为艺术。因此,在大数据和程序算法的助力下,何为情色已经成为网络时代每个人都需要思考和面临的新问题。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