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我是一边在烘豆子的时候一边想今晚发生的事的。一杯手冲咖啡,端给客人,咖啡客品进肚肠,然后内心暗暗给出这款咖啡的评分。

而决定一杯咖啡的口感,因素就太多了。从咖啡豆的种植采摘,到发酵过程再到烘焙,保存方法、研磨度、手冲方式和技巧;豆子的国家、产区、城市、庄园、加工厂是一道严苛的鬼门关;其次是豆子的分级与发酵:是日晒还是水洗,是蜜处理还是混杂在一起的拼配豆,被淘汰掉的则作为商业豆廉价处理。每一颗小小的豆子,都像神选之子般,或幸运或不幸地被贴上标签划分等级,然后输送到不同的地方,迎接不同的命运。

烘焙豆子是咖啡师技艺与对咖啡理解的实操,热源,烘焙阶段,避光,直火还是热风,天然气还是炭火,豆子须得忍爆裂之苦方得花草与果实的风味。最后便是萃取,研磨度要精确,水质TDS要100到120区间,注水闷蒸是所有咖啡师关于嗅觉的豪赌,精确水粉比例的萃取,每分每秒都是咖啡师对于这款咖啡的灵魂塑形。

最终,这款手冲被端到客人面前。它的香气是热带水果的荔枝香甜,它在杯测时会有淡淡的佛手柑,但主味仍然是荔枝。不过它的余韵很妙,有白兰地的浓厚口感。这是一款埃塞原生种,塔拉珠女神庄园。

顾客喝了一口,说,好苦,好酸。

我想,一杯咖啡,也需要等到它的有缘人。

电影如是,人亦如是。今天,有人大肆践踏杰西艾森伯格的作品,我很愤怒也很难过,一款豆子变成咖啡有多难,有多少不可控因素,需要多幸运才能碰到和豆子契合并充分理解的烘豆师,咖啡师,咖啡客,那么一个人就有多难被人喜欢,欣赏,理解和共情。

被奉为掌上珍宝的,也许是别人不屑一顾弃之敝屣的,尖刻也罢流血也好,终究是自己消化。客人潦草对待一杯咖啡,我也只好在角落给自己冲一杯,安慰自己说,这款豆子很好,我喜欢它余韵的白兰地,是去年国内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冠军呢....杰西艾森伯格也很好,他的文字绝不肤浅,他为人低调且慷慨善行,他只是平白无故地遇到了吝啬于施予善意的人而已。

我从这款瑰夏里品出了荔枝的浓稠甜蜜,我的鼻腔灌满了佛手柑的清涩,我的味蕾留住了白兰地的微醺醉意,我与这杯咖啡和平共处;我清晰地感受到杰西艾森伯格对待角色的认真与用心,一目了然于马克扎克伯格与莱克斯卢瑟的天差地别,我用手抚摸过那个九岁小男孩与母亲的柔情与矛盾,我的耳朵也聆听过雅布隆斯基声音里的彷徨和哀伤。

即便是在愤怒和伤心过后,我仍然还是会觉得有一种如获至宝的满足。

真可惜,也或者说真幸运,不懂豆子的人永远不会懂咖啡的曼妙;轻视艾森伯格的人,注定错过他纯粹的灵魂。

你要喝我的咖啡吗?

你想去了解一下,杰西艾森伯格吗?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