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名A

为什么不能愉快的玩耍呢

杰西与猫

失眠。当然了,他总是会在拍摄期间失眠,他的角色时常会让他焦虑,并且思维过度活跃。但这并不是他失眠的原因。

咔嚓咔嚓的声音从床头斜上方传来。他的写字台,上面摊着他昨日写的曲谱,和一些用以释放焦虑不安及其尖锐的犹太式幽默段子。

哦!老鼠。

你不能奢求纽约的阁楼没有这些四处偷窃又光明正大的啮齿类动物。

他翻了个身,白色T恤粘在背部,他有些困了,纽约的夏天总是比他以为的还要再热一些……也可能只是曲唑酮的副作用。

所以,当他在街区旁的垃圾桶旁看到惬意进食的猫时,他决定推行食物链的自然进阶方式,为什么不呢?他的房间有老鼠,而他不确定他的手稿是不是已经被那些油光水滑的小偷们大快朵颐了,或者它们更爱笔记本充电线?

白棕色花纹相间的流浪猫懂得珍惜美味的垃圾食品,番茄酱是它的最爱。饱餐一顿的机会可不容易,对于卷发先生的靠近,流浪的逍遥客显出轻蔑又不屑一顾的态度。

被拎起后脖颈的瞬间,猫咪的胡须在空气中轻微颤动,显然它的轻视让它付出了代价。但谁知道呢?即将成为它房客的卷发男子,手的力道可一点都不重,靠近时他身上有隐约的洗衣粉味儿,对于一个奔波LA的纽约客,他只能把衣服一股脑塞进自动付费洗衣机。

老鼠后来有继续打扰卷发先生的睡眠么?不得而知。但卷发先生现在有了其他的睡眠问题。比如它的临时房客,丝毫没有搭伙过日子的自觉,极度热衷在他入睡时拍打硬币,它可真是个极具愤怒特质的猫咪!天晓得他还曾试图和颜悦色地与它沟通房屋共处条律哩!就在他给它倒猫粮的时候!而他妹妹对于他的抱怨,电话反馈是一个甜蜜的酒窝以及:Awww~它可真可爱!

卷发先生觉得自己也很可爱,但却没有获得家人的谅解和支持,甚至都没有得到一句Awww~

某日,他的临时房客在把卫生纸撕了一地之后,试图咬着卷发先生的裤腿把他拉到房间门口。卷发先生踉踉跄跄的,手肘撞到了门框。他才刚把隐形眼镜摘掉!

他眯起蓝眼睛,眉头紧皱,试图辨认模糊世界中眼前的景象———好极了,一只失去四肢的死老鼠。而它的房客,尾巴盘在脚边显得刻薄又倨傲。

卷发先生认为自己无疑是被它的房客威胁了,如果他再胆敢和女朋友以及家人抱怨或者用它来写段子的话。

他拿报纸忍着干呕处理掉了老鼠的尸体,并忍不住猜老鼠的爪子会藏在家里什么地方,或许正在被房客的消化系统腐蚀掉。

卷发先生决定坚持自己的态度———他绝不喜欢猫。





(突然想到的小段子……)

评论(3)

热度(9)